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87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Yanni-RPS】Until The Last Moment(Samvel/Yanni,NC-17 )1219

                    



*真人向注意*

*音樂家注意*

*五六十歲大叔注意*

*已婚有小孩注意*

*弱攻強受注意*


你們進來就回不去了啊啊啊啊啊 

1219

用生命去愛一個人的感覺真的有所區別。
那不是一種戀愛。
而是一種信仰。
世界數一數二的小提琴兼作曲家,到底有甚麼理由跟隨雅尼。
身為創作者都知道此生用著不同的表達方式在傳遞訊息,
不管是因為衍生創作還是減少創作都會覺得有未完成的使命,
只有身前站著那個人的時候,他不會專注在琴上更會去與那個人對視,
盡可能的展現足夠滿足他的,
然後他會笑,他的雙眼裡會留下那個人所回饋的所有心緒,
那是非常寶貴特別的瞬間,一直是獨一無二。
 
 
如果以為他們從此就頻繁見面還是頻繁聯繫。

你就錯了。

在一年以上都沒有見面的期間,他知道他的母親病了,當然他的音樂事業依然還在運作,在種族巡演後的影片後製也花了很長的時間完成,而在他的母親過世後的三個月,專輯以及演奏會的影片才於八月發表。

他甚至相信其實他應該會更早發行。

而這個人並沒有困在失去親人的苦痛裡,反之更埋首在下一次演奏會的籌備當中,這個人沒有敞言自己的想法卻已經埋頭苦幹的在努力,要說他為什麼會知道這個人已經開始在忙,因為他已經親自登門卻發現這個人又把自己關在工作室裡。

當然他不是特地拜訪,他只是剛好受邀去表演想給這個人驚喜。

他的行程當然不容許他等待這個人從工作室出來。

但現在他有的是時間。

看著手上的琴譜他舒適的坐在工作室外的沙發椅上,在他等待的八小時當中他都已經完成了兩個譜,都不見這個人露個臉還是探個頭,當然他相信這個人根本是與世隔絕的狀態,在他以為他根本就是要睡在沙發上過夜時門突然打開了。

你怎麼在這裡。

他聽得出那喜出望外的聲音臉上更是在錯愕的臉容當中微微的勾起了嘴角,他看著那居然剪掉長髮整張臉沒有多少鬍子的男人,即使在應該疲憊的倦容之下依然是擁有著迷人的五官,他甚至看得有些入迷便輕輕的笑著站起身語氣是那麼平淡。

我已經等一天了,你快看這曲子。

走吧陪我去洗澡。」一手勾住這依然襯衫休閒褲穿著布鞋的男人就開始往樓梯方向走,由身旁傳來的味道是那麼讓他感到寂寞,他幾乎都不知道自己多久沒有聞到這個味道,就看這男人還依舊正氣凜然的跩住自己停下腳步。

甚麼陪你去洗澡。」他整個莫名其妙的拔高了聲音,他拉住這比自己高了半顆頭的男人身上傳來的味道可是半點香水味都沒有,想想他也不知道這男人有多久沒有洗澡了,該說他根本沒有從工作室出來過應該連飯都沒有吃吧。

疲倦的感覺從他離開工作室後強烈的襲擊他的感官,他被輕輕一拉就停下了腳步,但是他依然勾著嘴角對自己臂彎中的男人笑了起來。「我快睡著了,你不怕我淹死在浴缸嗎。

你就看一下曲子我就可以走啦。

誰說我要讓你走了。」看著男人擺動著依舊拿著琴譜的手像是在提醒自己他來這裡不是為了看自己一樣,雖然他不是埋怨這個人每次來這裡都是因為音樂,他都說得這麼直接要這個人陪自己,這人開口閉口都是音樂。

但是他們真的很久沒有見面了啊。

說那甚麼話我都等你一天了我沒事幹嗎。」看著那微微皺眉顯得抑鬱的模樣還掛著淡淡的笑容,一臉捉狹的透露著這男人強勢的占有慾,他不得不懷疑這男人是又想搞甚麼花樣,雖然他沒有額外的其他行程但不代表他所有行程都可以讓別人安排。

你都等一天難道沒時間在陪我個一天嗎,而且你等一天了就一起來洗澡啊。

他才不相信這個男人是在趕飛機還是在趕時間,他忍不住的看著那嚴肅的臉容笑了出來,他並不是開玩笑說這個人很有閒情,而是他真的在埋怨這個人不以情人的身分陪自己啊,就看自己懷中的男人神情柔和了起來。

好好好你洗完澡再看曲子。」他突然發現他們從一開始就在雞同鴨講,不是不清楚對方到底想說甚麼,而是就從一開始他們秉持的心態就是不一致的,他儼然是為了樂曲而來但他不是沒有抱持著情人的心情。

可這人一看到自己不僅沒有半句回復自己還馬上進入情人之間的狀態。

這人是真的累了吧,見到自己就撒嬌。
 
&
 
被拖進浴室裡他首先是盯著裝潢停了幾秒,雖然與這個人工作過的人基本上對於他的家都不會太過陌生,但是對於進臥房的浴室就是非常不熟悉了,他看著男人把浴缸裡的水給打開,邊一手拉起自己的衣襬就將衣服給脫了一手還放塊泡澡用品丟進浴缸裡。

結實的臂膀和豐厚的胸膛讓他悄悄的吸了一口氣。

他甚麼時候對男人會有這種反應了。

他是在覺得自己被勾引了嗎。

一個男人在脫衣服是在勾引自己嗎。

不,他真的覺得這個男人給自己太大的衝擊。

只有這個男人對自己而言是不一樣的。

「你是看這裝潢看呆了還是看我看呆了。」回頭看到這個男人出神的不知道是在看著自己還是在看甚麼,他邊走回流理臺邊把衣服給丟進籃子裡,他還忍不住笑得更是勾人的擠到他旁邊去開了水龍頭的水。

雙重的水聲和這用手臂整個靠過來的身子讓他回神的往後挪了一步,他沒有回答更看著眼前人潑濕自己的臉然後把自己整張臉抹的都是泡泡,他才忍不住納悶的出聲問。「你等等須後水不就洗頭就洗掉了。」

「嗯?再擦一次就好啦。」他裝起水杯更拿起牙刷抹上牙膏後自顧自的開始刷起牙來,看著鏡中的自己幾天沒睡是沒甚麼黑眼圈,大概是因為他天生皮膚不是那麼白皙吧,倒是他想起旁邊的男人到底等了自己有多久。

看著男人像是想起甚麼似的走到旁邊的櫃子前開始翻找,就看他拿了拋棄式的刮鬍刀和牙刷給自己,他又巡視了一下這櫃子裡到底有甚麼東西,便看見了浴巾和浴袍,回頭就看男人拿著牙膏在等自己。

他看著男人慢條斯理的解開牙刷的袋子更伸手突然要拿走自己手上的牙膏,他抽了手更嗯了一聲表示自己沒有要給他牙膏的意思,就看那一臉莫名繃著冷峻神情的男人更自己僵持了兩秒一臉無奈的將牙刷伸向自己。

他的確不是這麼浪漫的男人,也不是那麼有情調的男人,當他意識到這個人是要幫自己擠牙膏的時候他突然反應不過來,更不禁納悶了起來他有跟人一起洗過澡嗎,或是擠廁所梳洗之類的,不,誰會這麼無聊。

當他在牙刷上抹上牙膏後他便自顧自的要將自己臉上的鬍子給處理掉,當他邊用電動刮鬍刀時他還有餘力去看站在自己旁邊漱口的人,他把洗手台的位置讓給了他一半,他看著那將牙刷放進嘴裡刷起牙的男人不禁覺得。

天啊這人的手是有毛病嗎。

為什麼連拿個牙刷刷牙都可以這麼優雅。

就算拿弓的時間這麼長也不至於會這樣吧。

當他直起身子刷起牙來準備讓開位置他不禁納悶為什麼這個人沒有任何動作,不是應該洗一下刀子嗎,他撇了眼睛沒有將臉轉了過去更示意自己把位置讓給他,這才發現這男人手還僵在原地而不是在等他讓位。

淡色的眼睛看向自己他突然心跳漏了一拍,在這採光好又加上燈光柔和配色之下這男人的瞳色是如此美麗,與自己深色的瞳孔不同會因為不同的燈光映襯出些微的變化,他趕緊湊過去洗刀頭更覺得那雙眼睛還直直盯著自己。

這人在出神甚麼,難道他臉上是有甚麼奇怪的東西嗎,他也不是脫光站在這裡讓他看啊,反倒裸著上半身的是他吧,看著結實的背肌延伸而下的是纖細的腰桿,這人雖然比自己高臂膀也比自己結實,但這人的骨架其實並沒有很大。

他突然發現一件事情。

他們其實沒有真的在對方面前一絲不苟過。

更不是在這麼良好的光線下。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