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8844

    累積人氣

  • 4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Yanni-RPS】Until The Last Moment(Samvel/Yanni,NC-17 )1103

 

1103

你這次怎不說明天還要演奏呢。」聽到自己的首席小提琴這次換了台詞拒絕自己,他忍不住的笑了出來,那還按在自己肩上的手就像是隨時都要推開自己一樣,他將自己的臉貼上了懷中人的耳窩,就看那耳朵敏感的人迅速的躲開。

說了對你管用嗎。」那又在自己耳邊吹氣的人讓他更是用力的扭開自己的脖子,他才不想說這個人怎麼老是都選在令人尷尬的時機,還總是在暴露一點隱私都沒有的地方,他完全不能理解這個人到底在想什麼。

又在生氣了,明明是你先當眾調情的。」看著那板起臉來就一臉兇神惡煞的神情,他依然不減吊兒郎當更不忘勾起嘴笑的一臉無害,還更是把這一切情慾罪過歸咎在完全毫不知情一點自覺都沒有的人身上,就看那個人一臉錯愕的誇張反應。

我誰,我哪有。」這睜眼說瞎話的人他調甚麼情了,他要是對誰笑都叫調情那佩特羅不就在旁邊脫好衣服等著了,不對,為甚麼他要拿男人來舉例,正當他一臉莫名其妙心裡還懊惱著自己根本是被眼前人下了甚麼咒才腦袋不正常,還想反駁甚麼結果這人朝自己笑的鼻樑旁都有橫紋。「而且......

我今天才發現你脖子夾著琴翻譜超性感的。」他像是在分享他今天早餐吃了甚麼很好吃一樣,說的好像當事人完全不會害臊一樣,更把是對方先當眾調情給說的理所當然,就看那一臉無辜的人依然瞪大了眼。

甚麼。」他再次懷疑自己的英文程度是不是太差了,為甚麼這個人總是說著他無法理解的邏輯,完全不知該生氣還是該笑,他練琴二三十年更從沒想過有人會這樣說他,就看那對自己笑的心花怒放的男人愈說愈讓他覺得自己被調戲。

你今天超辣的,帥慘了。」邊說著還忍不住的湊上了自己的臉輕闔起了雙眼就要親了過去,就看身前人又撇開了臉還試著再將自己推開,脫口而出的話就像是在對自己表示自從上次那場性事後的這幾個月以來對自己的態度。

你別言語挑逗,調情的明明是你。」他知道自己長得不是特別英俊,也知道他長得不夠高更不覺得他的身材可以引起別人的興趣,他也許有很多長處但絕對都不是這個人說過他琴藝之外的那些,就看眼前的笑臉笑得更是深沉。

所以你在躲我。」抽了一隻手按住身前人的胸口,他像是想要知道這個人的真心,更想知道這個人是不是會對自己說謊,他看著那瞬間放大的淡色瞳孔像是愣了一下讓他心裡閃過幾個猜測的答案,讓他依然維持著較真的專注。

收起玩笑以及撒嬌的模樣眼前的沉穩他不是第一次見到,他剛剛是被套話的意思嗎,他發現他們居然像是在彼此猜忌一樣,他完全不懂這人到底哪裡來的結論,如果要說他再躲那不就是說這個人就是一直在再找機會跟自己更進一步。

但如果真要說他有躲,拜託。

他也只是不談音樂以外的事而已好嗎。

就是交集只有音樂而已。

甚麼所以,這樣問我不就是你一直都......

所以你知道嘛。」反問自己的口吻讓他笑深了嘴角,那不解風情的人只不過是就連機會都不想給自己,但他知道這人心裡是怎麼看待自己的,甚至他發現這個人的說詞像是自我驗證了甚麼,而不是像是被拆穿了甚麼,就看那人依然張大著眼一臉莫名其妙。

知道甚麼啊。」被回的他自己根本不知道要說甚麼,那打斷自己說話的人是在回自己沒有說完的那句話嗎,所以言下之意是在用這句話來判定自己在躲他嗎,因為思考邏輯不同他認真的覺得這根本就是兩回事,就看那以為自己明知故問的人又捉狹的笑了出來。

你在裝傻。」他垂下了雙肩讓自己整個身子又往前挨近像是如果可以他就想鑽進身前人懷裡一樣,但他的確沒有那麼嬌小而身前人比自己還要矮,他更順勢的讓自己的膝蓋頂在身前人的雙腿之間,就看他兩隻手都想把自己給推開。

我裝甚麼傻,我不就是......」那像是笑倒自己身前的人又一臉撒嬌的模樣,他撇開了臉躲開逼近的臉龐可臉上依舊被重重的吻了一下,他發現他似乎需要做個解釋結果就看那個人完全沒有想要釐清的意思,那往自己耳邊吹的熱氣還帶著勾人的嗓音。

那你想要我了嗎。」他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有多少次察覺到自己在向他示意,但不管有多少次的熱烈視線,不管有多少次的勾心笑顏,不管有多少次的言語暗示,他就不相信這次這個人還會對自己無動於衷。

別鬧了。」那突然申進自己衣服裡的手嚇的他整個更往身後的牆上一撞,他抓住那正掐住自己肋骨的手腕倒抽了一口氣,完全不知道這個人在自己胸前上的手甚麼時候解開自己襯衫扣子了,而且他們的襯衫都是隱藏式鈕扣啊。

我就知道你怕癢。」輕易的就貼上了那不斷想躲開自己的耳朵,他嘴裡輕輕帶著笑聲還邊用唇峰去蹭著耳垂,在自己掌下的結實肌肉更因為自己的觸碰繃得更緊,就看那忍不住想縮著身子的人還微微震了一下。

你就不怕癢嗎。」他的聲音原本比較偏嘶啞但在想壓低聲亮後他的聲音聽起來就更沙啞,他完全不想去回應他到底會不會怕癢這件事,因為現在他怕不怕癢早就不是問題,而是這傢伙把手伸到自己衣服裡才是個大問題。

距離上次已經半年了你難道都沒想過。」在耳下輕輕的記下一吻他更將手往上往胸口上一掐,像是要往他的心緊緊的抓住一樣,就看那又抽了一口氣的人用力的甩開臉一臉被說中的模樣,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另外一隻手在褲頭上。

「唔,問這甚麼難為情的話啊。

在自己被挑起的感官之下身前人任何的言行舉止都足以輕輕撩撥他的理智,那解開自己胸前釦子的手還不斷撫摸著自己愈來愈燙的身體,他完全不想再回答這人說出口的問題,好像他不管有甚麼反應都可以被這個人分析解讀。

而那更以此挑逗自己的人果然笑開了臉。

那就是有啦。


「等等,雅,啊。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