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Yanni-RPS】Until The Last Moment(Samvel/Yanni,NC-17 )0920

 Until The Last Moment
 
 
如果他愛這個人可以有所傾訴,就是這旋律。
如果他愛這個人可以有所表衷,就是這琴音。
但我知道這旋律非屬於我。
我也知道這琴音不只為我。
但只有在最後一刻才能感受到我們是如此深愛著彼此。
只有透過這一刻才能心有靈犀的將這份愛傳給於你。
Just Until The Last Moment
 
 
「等一下,你要去哪裡。」他只有第一個單字英文,後面那句喊出的是俄文,他看著這一年前用音樂相識的男人不斷的往舞台高處上爬,修長的身影與飄逸的長髮正準備踩上鐵架更往高處攀爬,他早就有股不好的預感。

「你這樣很危險。」

「別擔心我只是要拿絲巾。」在露天的演奏舞台上,在音樂會未結束時因為風吹了樂迷的絲巾而讓他耿耿於懷,這明天還要進行巡演的舞台也不可能給拆了,他看著那還提著小提琴盒的男人依舊說著他聽不懂的語言。

他從沒想過這大自己十一歲的男人會這麼莽撞的就攀爬高處讓自己在危險之中,他仰高了自己的脖子看著那身穿雪紡襯衫還穿著緊身皮褲的男人,善用著修長的雙腿勾住鐵架,他瞪大了眼簡直不敢相信的想要大叫其他團員過來。

「風吹了就會下來,你為什麼就一定要上去拿。」

當他伸手去勾開被纏住的絲巾他往下看著那如平常總是皺著眉頭的嚴肅男人張嘴笑了出來,天真的笑容就好像他做的所有事情都可以合理化一樣,當然他還是聽不懂底下那位亞美尼亞人到底在說甚麼。

「沒事,我要下去了。」

看著那留著小鬍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年紀比他大的人還笑出讓他渾然不解的孩子笑容,就像藝術家都會有股不會消失的純真,可他卻依稀的覺得婉轉的笑容似乎藏著甚麼,看著這在國際已有名氣的藝術人就如同他大言般的口氣穩妥妥的移動下來。

他嘆了一口氣,他聽得懂英文只是他還是不太習慣說英文。

「看你神情緊繃的,唔喔───」才要取笑那窮緊張的男人他卻腳一個踩空整個人摔了下去,他看著這高度頂多他強用雙腿著地可能會造成骨頭裂開不至於斷掉,他卻看著底下的男人大叫了自己的名字將琴盒給丟在地上。

「雅尼──────」他幾乎心跳漏了一拍扔下了手上的琴盒張開了雙手往前幾步接住了修長的雙腿趕緊就是勾住抱住了摔下來的男人,他意外的發現那撞進自己懷裡的男人不重,而在他甚麼話都還沒說出口時懷中的男人依然處變不驚的笑出聲。

「哇喔,你力氣有這麼大啊,薩姆維爾。」

「你知道這樣有多危險嗎───唔。」當他放下修長的雙腿時那摟住自己脖子湊上來的臉他以為只是個感謝的擁抱或是貼面之類的,但那湊上來的雙唇卻讓他瞬間瞪大了眼,那由下往上站起來的男人在他撇開臉的瞬間又親了上來。

「嗯。」他輕輕張開了眼追吻著那站直還比自己矮了快十公分的男人,邊將他推到了牆邊那抓緊自己衣襟的男人並沒有全力抵抗,他伸手去撫摸身前結實的男人,就看那跩開自己吻的男人倒抽了一口氣。

「唔,你在幹嘛。」撇開了自己的臉那蹭上自己的鬍子觸感還有唇上的柔軟讓他深刻的落在了自己的心裡,他想抓住身上游移的雙手更想直視那讓他毫無防備就貼上來的人,可臉上的親吻就只想讓他將臉撇的更遠。「唔,你到底。」

「還不夠明白嗎。」將自己的鼻子蹭到了脖子上,更將懷中人黑色的襯衫衣腳都拉了出來,鼻間傳來的氣味帶了點特殊的體味混著他不陌生的香味,那是小提琴所使用的松香,在他懷裡掙脫的人正是一位有音樂博士學位的小提琴手。

「你開玩笑嗎,放手。」抓住那摸上自己腰的手掌,他幾乎可以想像的出那在彈著琴鍵還是傳達訊息的揮舞,手指的鮮明觸感讓他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而那靠近自己的香水味更混著長髮的洗髮精香更讓他確切的認知到那個人是誰。

那個來自希臘的鋼琴王子,那個曾經躍進世界的舞台,

卻突然退出樂壇迷失的音樂天才,

直到這個人遇上自己之前,他都不知道在舞台上能有不同境界的樂趣。

而這一年多來那個人已在自己心裡有一定份量。

即便他們從未如此靠近,

但他知道這是雅尼。

「放開。」

「不要。」掐住了懷中人的肋骨,那抓住自己手腕的手始終沒有更進一步的為了掙脫而弄痛自己,他抬起了臉想在那冷峻的臉上記下一吻,就看懷中人奮力的躲開自己的吻而甩開臉,那瞪大的淡色眼睛與兇悍的眉骨直視著自己。

「雅尼───」他使力的退了一步更感覺到兩個人的重量同時移動,而那依舊抱著自己不放的高大男人依然沒有被自己訓斥的口氣給退怯,那看著自己的神情就像是他明擺著在等自己生氣一樣的坦蕩驕縱。

「你生氣了嗎,你皺眉冷著臉最性感了。」他扯開了嘴角卻掩蓋住了一絲笑意,他更再次湊近了臉就看那頻頻不斷往後退的人被自己逼到了後台,就看那原本因自己挑釁的說詞而吸了一口氣的人被下一句話給咋了舌的皺緊了五官。

「在說甚麼啊。」他渾然不懂在描述自己五官當中為何還會加了性感這個形容詞,他不是不懂英文,他只是更莫名的懷疑他自己是否聽錯了甚麼,而那話說完還勾起嘴角笑的一臉諂媚的人就像是對自己調情一樣。

「你天生就長著一臉禁慾的五官。」

他摟緊了懷中人的腰想往自己身上抱,但那不斷想讓他們有所間隙的人一手就抵在他的胸前,他由上往下看著那冒著青筋的前額,扇動的眼簾就像每當他在台上弓一拉的長音,時間就此緩住一樣他可以多注視著幾會,就看那聽到關鍵字又整張臉猙獰起來的人說著中東口音的英文。

「你不要以為我聽不懂你說甚麼。」這用詞愈來愈大膽露骨的人讓他忍不住的瞪大了自己的雙眼,他錯愕的認知到這個情感豐富在情場上更是為之得意的男人這麼直白的對自己性暗示,讓他完全無法忽視那直逼他心底的顫動。

「你的眼睛超美的,我喜歡這個顏色。」如此近的距離看著那深邃的雙眼皮,即使在這不強烈的光線下那依然有股清流的淡色瞳孔襯著傲氣的神韻讓這個男人不自覺得散發著一股魅力,尤其在拉琴的瞬間更是展現的淋漓盡致讓他為之傾慕。

「你是音樂會完興奮過頭了嗎。」沒有躲開掉那親上自己眼角的吻他又後退了一步,他看著那笑開臉的人彷彿說著這世上最真實的心裡話,看著那總是瀟灑激情帶著陶醉的迷人臉容對自己毫不害臊的笑出靦腆的笑聲。

就像他在台上忍不住的流露出爽朗的笑聲在對這世界上的美好表示讚美。

他都要忘了這個人現在根本就是在對自己性騷擾。

「你不笑的時候就一臉別人欠你的模樣。」他看著那被自己說的有點不知所措的人已經不知道要如何反駁自己,更直白的質疑自己是不是會後心花怒放,他又是追了一步將懷中人的襯衫撩的更高,就看他的注意力完全在自己的字語上。

聽著這說話愈來愈毫不收斂更像是在消遣自己,那笑的整個鼻骨兩側都皺起的開心神情像是心花都開了一樣,但說出口的話又名副其實的貶損自己,他完全無法理解這在音樂上總是帶著霸道卻又不失禮儀,而下了台又是個溫柔開朗不失天真優雅的男人到底想表示甚麼。

「你不要出口......

「可即使你笑了還是一臉你死定了的兇狠樣。」

這打斷自己說話的反駁像是想表示對自己怒氣,但他依然絲毫沒有停下自己這一年多來認識至今藏在心裡的真心話,那毫不修飾的嘴角弧度就像是一股自豪的驕傲,更讓他不得不更欣賞這琴藝精湛表裡如一卻同時又如此謙虛的人。

這在取笑自己的用字遣詞讓他雙手更使力的想掙脫身前人的箝制,一手竄到自己背後而另一手更是緊摟著自己的腰,他撐開了手肘邊後退的想表示他感受到的不尊重,卻發現原來不是這個人在打斷自己的話,而是自己打斷了他的話。

「你是在侮辱......

「但是我愛死了,尤其是你對著我笑開臉的瞬間。」當他說話帶著笑音說完話的瞬間他都可以知道那被自己訴情衷的人都傻住了,他情不自禁的俯首湊上了唇就看嚇的閉起眼睛的人又撇開了臉。

「唔你,嘶。」薄唇擦過了自己的唇峰他邊退了一步卻忍不住的全身彈了一下,他發現那抓在自己腹部上的手滑上了他的胸膛,他倒抽了一口氣發現自己全身都緊繃了起來,而卻一點反感的感覺都沒有,更尤其被那語劍帶蜜的話語表衷他全身都不對勁了起來。

「你身上的毛真的不多啊。」身為男人都較為堅硬的手感相較之下這時間都花在小提琴上的男人居然還有腹肌與胸肌,全身的肌肉就像是為了支撐展現拉琴的爆發力與艱難技巧的耐力,他不得不納悶這結實的身材是只靠飲食維持嗎。

「你在摸哪裡啊。」那帶著挑逗的撫摸完全不該是男人之間的觸碰,男人之間有友好的肢體接觸也都不該像身前人這般露骨的揉按,那抓了自己平時抵著腮托左肩下的隆起,一點也不像在問這胸肌是哪裡來的。

「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懷中人又傾斜了身子抖了一下,他更順勢的將人往懷裡摟更是往那皺起的性感眉峰吻了下去,那逐漸急促的鼻息更讓他注意到那慢慢升溫的體感溫度,他甚至也感受到自己由心底開始發燙的熱度在擴散。

那貼在自己臉上的觸感是身前人的臉頰,那傳來的氣息灼熱的讓他忍不住的喘息,而帶著輕吟的尖銳嗓音尾隨著他語畢後的輕喃像是在散發著他無法言喻的感受,而那開始往下移的手讓他警覺性的抓住。「你手拿開,唔。」

「噢嗚,你的骨架這麼小力氣是哪裡來的。」這輕微抓痛自己手腕的力道阻止了他解開褲頭的動作,他忍不住的哀了出聲更毫不示弱的勾起了嘴角更試著讓自己的手在往下移,就發現那與之抗衡使勁的人還不想敗於口舌之下的反駁自己。

「你肌肉看起來比我多還不是就那點重量。」不僅身前的男人說出口的話像在使力,就連他說出口的話都聽得出他在用力,他放鬆了自己指腹的力道卻依然牢牢的牽制住那比自己纖細的手腕,就看那不減上風的笑容對自己勾神的笑著。

「你這是在讚美我嗎。」不忍說他怕痛極了就連敲打擊樂他都怕讓自己的手給傷著了,但他就不信這個人忍心將他弄傷,他的手被掐在腹上他更是轉了手腕按住懷中人的腹肌手指就是一撥。

「你的手,嘶,別在我耳邊吹氣。」那開始讓他手指一撥就產生癢處的觸碰讓他全身又忍不住抽了一下,他緊縮了一下肚子那順勢貼在自己耳邊的氣息更讓他縮了自己的脖子,他真的覺得自己一整個不妙了起來。

「你是怕癢還是耳朵很敏感。」邊勾著嘴角邊說著,他伸出了舌更輕輕的舔了一下耳窩,而就此減緩力道的箝制更讓他的手掙脫了往下扯住了褲頭,就看那迅速彈開的臉嚇了一跳的手掌一推震開了自己。

「你,放手。」只使用推力的力道不會產生疼痛卻足以將他們拉開了距離,但缺點是他的手依然在那個人的胸前,在他往後退開的瞬間想轉身跑開卻被一手給拉了回來,那由後抱住自己的緊抱更讓他當場僵在原地。

靜謐的相峙之中只有輕輕的風聲,還有因為加溫的體溫而感到微微的寒意,兩人的喘息聲充斥著濃厚煽情的曖昧氣息,彼此都感受到了對方被撩高的性慾,而更直白的接觸更是證實了這一切都不是玩笑。


TBC


天啊我瘋狂了兩個月,
終於開始在寫東西了,
這是插隊沒錯,所以我的原計畫全被打亂了,
這就是我最近完全消失的原因,
我在練琴,也在探索他們。
我想推廣音樂但我又想推廣CP,
所以我糾結了非常久要怎麼下筆,
我會非常細膩的去介紹這個人和這個人的一生,
也會去敘述樂曲,
如果你們會喜歡就太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