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The Eyes(Eggsy/Harry,NC-17 )0709

 0709

看著懷中暈過去的人他的神情像麻木了一樣,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懷中人體內留下了多少次,抽出那依然沒有軟下來的自己他將哈利橫抱了起來,往浴室的方向走了過去,心裡想著當他幫哈利清理了身體後還要來收拾這裡的殘局。

將人放進浴缸裡他一手抱著那毫無醒來跡象的人,他一手將哈利的棉衫往上脫還一顆一顆的解開襯衫的扣子,他不知道這個人如果意識是清醒的,還是否願意讓他這樣對待他,是否會覺得羞恥是否會覺得毫無尊嚴,是否連照顧他都不可以。

看著那疲倦的臉容還帶著微微的皺眉像是剛剛那些折騰都讓他受盡了可負荷的能耐,靜靜的看著年長的心上人,是如此真實的在自己眼前,在自己臂彎裡,可他卻依然像在夢中一樣感到茫然,拿起了蓮蓬頭他轉向浴缸外試著水溫,直到適當的溫度他才讓水灑在哈利身上。

洗去上身自己留下的體液甚至唾液,他抬高了蓮蓬頭讓溫水清清的洗去哈利臉上的各種水痕,捧住哈利的手接過蓮蓬頭他的手抹開了剛剛淋下的溫水,輕撫懷中人的臉龐像是拭去依然烙在他心中的淚痕,他低頭情不自禁的記下一吻。

那不是水嫩光滑的臉龐。

那不是充滿彈性而粉嫩的觸感。

那不是漾著香氣而讓人想一親芳澤的氣味。

那不過就是他想要的哈利。

蓮蓬頭依然由哈利的肩上順著水流往下,他的手便往下輕輕搓洗著纖細的身軀,他明知道哈利也不曾這麼瘦過,也許這就是哈利年輕有的體態,可他就是不懂為何緩慢的新陳代謝可以讓這個人身上的脂肪和肌肉減少了那麼多,他甚至可以摸到脊椎上的節骨。

將人往自己的方向抱起就讓自己身上未脫下來的衣服沾濕也沒關係,他一手拿著蓮蓬頭沖洗著哈利的臀部,另一手讓手指鑽進那還濕熱的甬道裡,充滿著黏膩濕滑的觸感輕易的就吞食自己兩隻手指,他撐開腸壁讓自己留下的體液緩緩流出。
「唔。」

不適的悶哼從自己肩上傳來,他甚至在想哈利會不會就要這樣醒來,可那人只是動了一下依然沉在自己的身上,耐心的將哈利體內的汙濁排出,他甚至覺得這輩子也許就這麼一次可以替哈利洗澡。

將浴缸的排水孔堵住他開始蓄起了熱水想讓這個人泡一下子,看著哈利身上自己所留下的吻痕和咬痕,還有紅紅一塊一塊的瘀血,都是因為自己的手勁而留下的痕跡,他甚至不敢想像明天那些瘀血是否都會發紫紅腫。

自責的撇開了自己的眼站起身,他開了洗手台的水龍頭用手掌潑濕了自己的臉,希望自己甚至還沒有平靜下來的生理反應可以就此澆熄,脫下棉衫解開了自己的襯衫扣子他用冷水潑濕了自己全身,更將自己的硬物上的濕黏洗乾淨。

潑水將自己的頭髮往後撈起,他看著鏡中的自己有一股自我厭惡從心裡萌生,他知道自己失去了理智,卻又在瘋狂之下充滿了犀利的判斷能力,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理智過頭還是完全沒有理智可言,他只知道自己的心依然沒有一絲快樂。

關起水將還不到哈利胸膛的熱水放掉,他拿起了浴巾將自己胡亂擦了一番圍在了腰上,更再拿了一條蹲在浴缸旁邊將浴巾放在腿上他抱起了哈利放在了浴巾上將他包住,將人抱起來走出浴室他來到了臥房坐在床邊,並擦乾了在自己懷裡的身子。

當他將人放在床上並到衣櫃拿出了浴衣,他知道這是哈利的浴衣,他也知道自己穿過,甚至他在這裡獨自一個人過夜時他也會穿上這一套,將哈利套上熟悉的衣服有總回歸初心的感覺,他甚至忍不住的苦笑了出來。

他知道他該離開了。

起身從衣櫃拿出了自己的替換衣物,穿上後他離開了房間先到樓下收拾餐桌的擺設,更用抹布擦拭了各種不堪入目的體液,撿起了丟下的褲子他拿進浴室更一併將衣服給洗了,手洗了之後便將衣物都晾了起來,他也沒有再踏進房間一步。

再次環伺著這熟悉的地方,陪伴著他孤獨的每一日,如今這房子的主人回來了,又該說他曾想過,這是他和哈利的房子,又也許這就是他們的愛的小屋,可這只是他自己的自作多情,依然那麼的安靜,那麼的雅致的裝潢。

在剛剛激烈的躁動之後恢復了平靜。

而以往的今天,夜晚他都將在這裡度過。

不管隔天是否要早起帶妹妹出門,他也會從這個地方睡起再過去。

可今日起他再也沒有待在這裡的理由。

緩慢的走到第一扇門毫不回頭出了門也不管門是否有闔上,打開外門正要將門給關上卻發現一個牛皮紙袋在窗邊花盆的空隙中,他莫名的拿了起來更覺得為什麼剛剛進門時沒有發現,而這個東西到底是多久前就放在這裡的。

將牛皮紙袋的東西拿了出來,是台平板電腦,他再次看了牛皮紙袋想看著是否有屬名給誰,又或者是留下這東西的任何線索,卻甚麼也沒有找到,他甚至在猶豫要不要打開這東西,他拿了這東西沒爆炸,總不會他打了開來會爆炸吧。

當他決定按下開關眼前的屏幕從黑幕直接亮起,讓他瞬間愣在當下的畫面是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房間,他遲疑的去思考那黑暗沒有光線的空間,甚至去仔細的看所擺設的東西,這是高清的畫面,而右上角還顯示著今天的日期和現在的時間。

他莫名的操作起他確切的認為是監視系統的程式,他切著幾個小時前的錄影畫面點了開來,他看見熟悉的人影坐在電腦前他停下了按著快轉的手指。

"因為有蘭斯洛特的介入,我需要你幫我手動解開梅林的防火牆。"

"只需要這樣嗎。"

"銷毀證據,請先到辦公室。"

短短的幾句對話,他發現這監視系統不僅是通訊軟體更是出自於那個叫Q的人之手,而他也才發現他大大的誤解了哈利此次與自己見面的動機,他錯愕的發覺到他剛剛到底說了多少傷害他的話。

他甚至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再重看他們這一次的對話,他又是切換到桌面想知道這台電腦到底還有甚麼東西,心急的用手指點開滑起各式各樣分類的資料夾,他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上百張小圖,哈利出現在他熟悉的教堂面前,他突然眼眶就燥熱了起來。

擤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他忍住自己湧上心頭的情緒,他關掉了照片又打開了另外一個資料夾,他發現充滿了自己的照片,有在現在他所處的這個地方,也有兩間教堂外也有他的住處,甚至在裁縫店外他震驚的發現自己從未發現被人跟拍。

仔細的看了資料夾上的日期他帶著奇怪的猜想去點錄影系統的那個日期,看著哈利在那間房間裡規律的作息起居甚至離開了這個房間,當他以為那一天沒有甚麼特別的暗示,他甚至是覺得自己想多了往後拉的一點卻發現哈利跪在地上看著滿地都是自己的相片。

他僵住了自己的手指更屏息的與畫面中的哈利一樣遲疑的僵在了原地,那細微的哭聲由電腦的喇叭中傳了出來,讓他緊閉的嘴唇顫抖了起來,他的眼眶迅速的起了水光讓他的眼前一片模糊,啊啊,哈利在哭啊。

你明知道我很愛你,不曾懈怠的思念著你,對嗎,哈利。


TBC



嗯我失言了,所以今天沒有完結哈哈哈哈哈哈。
對於這本子要破十萬字感到一點焦慮,
讓我明天再更完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