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The Eyes(Eggsy/Harry,NC-17 )0628

 0628


咬緊了牙他轉回自己紅了一圈的眼,他看著那面不改色的人還擺著一臉冷漠高傲的面具,他還記得那曾在自己懷裡哭得如此傷心的人,說著千百個不切實際拒絕自己的理由,最後卻被自己狠心用身體強行占有的人,臉上火辣的刺痛一點也不比心裡的難受來得痛,說出口的話就像心碎的人。

所以我就該像你一樣當作我們甚麼都沒有發生過嗎。

注意你的措詞。

所以你跟我回來只是想跟我交代這兩年的經過,然後我跟你之間隻字都不提嗎
。」裂嘴冷笑了出來他的眼眶中卻難免有湧上的淚水,他知道自己還不夠瘋狂,他知道哈利還想用那一套禮儀還是紳士還是甚麼道德良知來遊說自己,而他只是還不夠喪心病狂而已。

我說我要說給你聽,並不是交代。」義正辭嚴的用力說著每一個字每一句話,他覺得眼前的人誤解了自己的意思,更是刻意的去美化了自己的想法,就好像他們之間還有甚麼可能一樣,不禁的嘲笑自己內心的脆弱。

就好似他真的可以坦承這段感情一樣。

愚知。

自己像是個懦弱卻只希望還能多看他一眼的人。

他憑甚麼。

「我只是要說清楚你剛拿著不放的……

你不用向我交代,你不用向任何人交代,就像你自始自終都將我推開一樣,那我們之間還有甚麼好說的嗎────」打斷哈利的左右而言他他再怎麼樣也聽不下去,他因為話語中的使力,內心裡的不平衡讓整張臉脹紅的吼了出來,就看哈利也忍無可忍的直接了當說明白。

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我們還談甚麼我們之間。

那你還要我聽你說甚麼,你全盤否認我的一切你還有話對我說嗎。」他抬手崩潰的摀著自己的額頭激動的甩出了手他苦笑的喊了出來,他曾經就真的擁有過哈利那麼一次,他以為在當時他們就已坦然的表明了彼此的心意,他的確逼迫哈利說出心裡話,卻沒有想過哈利用道德良知築起的心牆是有多麼的徹底。

「我只是要把話說清楚。」也許他希望自己可以就此重回這個曾屬於自己的世界,也許他有一絲絲的希望自己可以多與這個人相處的久一點,就只是讓他們得以平靜的豁達的過著彼此的生活,而不是一再的去觸碰彼此曾經敏感的關係,就看眼前人眼中依然含著眼淚歇斯底里的朝著自己吼著。

「說清楚甚麼,如果你根本就不在乎我你還有甚麼可以說。」他試著讓哈利發覺自己的矛盾,也讓哈利試著不斷說出心裡的感受,又也許終究會透露出隱藏在心底的甚麼,但沒想到哈利總能語出驚人的讓他瞬間眼眶就溢滿眼淚。

我本來從教堂回來要跟你說清楚的。」說出口的話讓他瞬間覺得自己說了不該說的,他吒了舌將自己的視線撇開了身前對視的男人,他無奈的閉上了眼焦躁的嘆了一口氣,他明明就不想談,但他不知為何伊格西完全不能理解自己的作法。

那天他的說法難道不是委婉的拖延嗎。

難道他沒有完成了訓練不是個拒絕的理由嗎。

難道他在這間房裡分別的當下反應就只是對關係變化的失望嗎。

又難道他這兩年的無聲無息還不夠讓這個人徹底死心嗎。

如果這就像烈火的試煉,他只希望自己的心不會就此灰飛煙滅,

要遠遠的愛著一個人是又有多麼的困難。

「你說甚麼。」他錯愕的裂嘴笑出聲,他明知故問的又問了一次,他甚至膽大的在警告般的語氣讓哈利不要採往自己理智的底線,他知道這個人想說甚麼,想把他所猜測的一切都成真般的粉碎自己的真心,就好像那一天不曾存在過。

就好像那天他不曾哭著求這個人不要推開自己。

就好像那天這個人不曾哭著用拒絕來表達對自己有相同的心情。

就好像那是一段可以遺忘就只是可以換個口味的性事。

哪怕他只是有一刻的懷疑。

那都只是糟蹋了他的真心。

「就是那不該發生的事情該到此為止。」儼然沒有察覺伊格西在對自己發出的警告,當他重新看回那個人的臉時掛上的已不僅是傷心痛頂還是彆扭哭鬧的男孩子,而是托起了下顎透露著莫名的強勢與霸道的男人,就看那不經三思而脫口而出的話讓他瞪大了眼。

「不該發生的事,跟我就不行,你跟亞瑟就可以嗎。」如果要說清楚這個人為什麼要拒絕自己好了,他就是莫名的不能理解他明明知道哈利與自己不是第一次跟男人,而自己到底又有甚麼被拒絕的理由,而一想到可能在哈利花樣年華的年代時身邊圍繞著不只女人還有男人他就一整個怒氣沖天。

這熟悉的表情他一點也不陌生,一個男人在宣示主權充滿著醋勁充斥著整張臉容,再告訴自己自己只屬於他一個人,他甚至回想起這個人對自己粗暴的性事就帶著這麼強烈的占有慾,就好像在警惕自己不該被男人追求。「那並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只因為他年長於你他就可以追求你嗎────

────

又是一個耳光,他忍不住自己胸前激烈的起伏,他不懂被羞辱原來是這麼令他無法克制,他也不曾想過過了這麼多年他跟那個曾經追求自己的人再也甚麼都不是,他不過就是個亞瑟而已,就連朋友也不會再是。「我跟亞瑟之間不是你想的那樣。」

被自己心愛的人賞了兩個耳光到底是個甚麼樣的感覺,他不意外,也不夠讓他的臉皮痛,咬緊了自己的牙他眼淚瞬間一掉生氣的抓住了哈利的雙手,負氣的毫無理智的衝著那突然被自己嚇住的人吼了出來。

「一樣都是追求你那我為什麼不行,因為我不夠格嗎,因為我魯莽自負嗎。」

「不。」強烈的壓迫感讓他只想掙脫雙手傳來的疼痛感,可是他愈退了一步身前人就會更跟上一步,看著那無法讓他轉移視線的神情他幾乎有一瞬間的錯覺那不是手在痛,而是他全身都因為難受而隱隱的作痛而痛點則是從那不肯放開自己的手蔓延開來。

「因為我年紀小,因為你覺得對不起我家人,因為你覺得我應該要喜歡的是女人嗎────」看著那想撇開視線的人他換著自己臉的角度就是要那個人看著自己,他咄咄逼人就覺得自己的聲音嘶啞的像在哭一樣,而不斷落下的眼淚就像只求哈利相信自己的真心,就看那人從拒絕自己的行為到想掩飾隱藏在心底的自欺欺人。

「不是。」就有一剎那他覺得自己的心像被看透了一樣,就好像他拒絕這個人就只是因為看不起這個人一樣,可那不是他真正的理由,質疑的話就像他曾質疑自己為何會去愛上這個人一樣的讓他的心不禁抽痛。

他甚至不確定自己該說出甚麼,也許這個人只要用強力的擁抱固定住自己甚至他就因為自己壓抑的心而無法掙脫開來,那用著雙手的力量在傳達眼前的人到底有多在乎自己,那直逼自己的哭喊依然不曾停止。

「那是甚麼,那是甚麼呀你告訴我啊────────

「因為,唔。」抬起自己的眼想說些甚麼卻被撲過來還伴隨著絆腳而無法專心推開身前的人,因為重心不穩而摔疼了自己的背,那貼在自己身上的胸膛幾乎讓他瞬間忘了應該要呼吸,他倒抽一口氣的看著俯瞰自己的人是如此生氣,滴在自己臉上的水滴讓他完全恍然的意識到自己被按在長桌上。

「你在說謊,我不想聽你說。」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