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The Eyes(Eggsy/Harry,NC-17 )0627

 0627

就像回到他們當初分離的地方。

他們不曾結束,卻也不曾開始。

沉默的空氣冰冷的吹散了他們曾經的熟悉,沒有人在車上說出半個字,更像是怕靜謐的車內氣氛會讓人聽得見不穩的心跳聲,打開車窗看著窗外就像在試著讓自己的心境可以更加平靜,而乘坐在自己身旁的人就像是個陌生的有情人。

就像在告誡著自己。

即使他曾觸碰過他的身,也不代表他能得到他的心。

讓蘿西放了他們下車,熟悉的窗台,和總是只有自己一人進出的門板,如今這棟房子的主人在老地方拿出了鑰匙並將門打了開來,踏進這扇門,他心想自己是否會心碎的走了出來而再也不會踏進一步。

即使他曾經勇敢的踏出了步,要回頭卻又割捨的了嗎。

看著熟悉的背影,走過他孤獨的步伐,就好像這個人不曾離開一樣,走進屬於他的房子,跟著那思念的身影,就好像他第一次進來一樣,可他卻從未那麼忐忑不安,就好像他知道這個人散發著排斥自己的模樣。

讓他屏息的等待等待再等待,

可他,又能期待期待再期待嗎。

「你的眼睛需要冰敷,你明天要去接妹妹吧。」

從冰箱拿出了冰塊,他迅速看了一下裡面居然放著他不陌生的食材,在記憶中的櫃子裡拿出了冰敷袋他更沒有想過那些東西還會在原地,他的語氣既沒有情緒更沒有關切,可他說出口的事卻讓眼前人的心裡不禁一絞。

「你回來了,你還活著。」他不知道如果他不主動開始說起他想談的事情,哈利又會怎麼樣左右而言三的迴避自己,就像他此刻用著冰冷的語氣卻說著他怎麼會熟悉的事情,他知道自己的聲音帶著發抖,他更沒有接過哈利手上的冰敷袋。

很遺憾,在你拯救世界的時候我不能親眼目睹。」就像掩藏自己幾小時前見到這個人的滿腔思緒,放下手裡的冰冷就好似他的心一點也不在乎那個人是否接手過去,他看著此刻跟自己穿得如此相似的人,他現在就用著最遙遠的心在說著傷人的一口好話。

就好像他是個再痛也不願說出口的人。

所以即使再傷人他也感受不到。

繃直了自己的臉他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他沒有想過哈利不直接回答他,反而說出了疏離的客套話,他扁了嘴,也是,這個人在南威爾斯時的反應,和剛剛在大樓裡的表情,好像他所有的瘋狂都是不應該。「你為什麼一點消息都不跟我說。

像在各說各話一樣,他沒有回答伊格西質問般的疑問,而那個人也沒有對於他說的風涼話做出任何回應,他沉默了一會撇開了對視的眼睛妥協的嘆了一口氣,他並不是一個善於找藉口的人,而他也知道這個人不會理解自己。「說甚麼。

「你就是要以這種方式讓我知道你還活著。」看著哈利的無奈神情甚至是毫無意義的反問他都忍不住的大聲起來,他生氣的都要以為哈利是想要懲罰自己,他甚至都要認為這個人就只是報復自己,可是他明知道哈利不是這樣的人。

你是加拉哈德,這樣不高興嗎。」他的確思考了很多問題,他的確也想過如果他真的沒有在教堂前倒下這個人還有機會站在自己面前嗎,而難道他就算只躺了一年白床,會跟躺一輩子有差別嗎,依最現實的考量要不是自己被設計了難道還有這一齣嗎。

難道你都……

如果我活著,你肯定不能識破亞瑟,你更不可能成為加拉哈德,更不可能拯救世界,這有甚麼不能理解的。

打斷了他不想與伊格西去談論的話題,他覺得要來論到底他的生死對這一切到底有多糟,人都難免有一死,又難道只有兒女情長較重要嗎,他就是個愛也沒有勇氣說出口的人,而眼前人也不過是個他貪心也不該要的人。

可即便他毫不畏懼的表態,幸福也在不久後而枯萎,就算他發現這個人對自己的愛耐的了時間的考驗,不是一瞬間的盲目和移情,可即使就像從未得到過那樣的愛而特別珍惜,耐的了時間又還剩下多少時間。

那裏只剩下一攤血────」大聲的吼了出來,他們見面過了多久了,這個人在迴避甚麼,即使哈利說出滿腔的大道理但是他都不能理解在那無情的背後究竟藏了多少心思,他們的對話就像隔條很深的鴻溝都說不出彼此想聽的話。

模糊的血肉,也許甚至我只要檢查你身上的痕跡我就能知道那個屍體是否是你────

────

上前就是一個耳光他看見眼淚隨著自己的力量掉出眼眶,那被自己逼急了的露骨說詞入了自己的耳就像在褻瀆一樣的輕視他們之間的更值得慎重看待的關係,他知道伊格西想談論甚麼,可他們就不能像個大人一樣像個紳士一樣去好好敘述嗎。

像你這樣不能不形於色還敢繼承加拉哈德的名字。

啊,他知道了。

這個人就像在隱藏著甚麼。

是他的錯覺嗎,他不該失去冷靜嗎。

這個人在強壓下的冷靜背後是顆脆弱的心嗎。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