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The Eyes(Eggsy/Harry,NC-17 )0624

 0624


幾乎隨手抓了襯衫棉衫就套在身上,把該穿的穿在身上他就急急忙忙的再次踏出他心裡才剛覺得不該離開的房間,就不知道伊格西到底會做出甚麼傻事,更不懂那個人是能在那棟大樓找出甚麼,又難道他不知道闖進政府機構是會遭受甚麼懲處嗎。

這裡離軍情處的辦公大樓不遠,前提是他開著快艇又不知是否能趕在部隊進入之前,拿著Q給自己專用的通行證他從軍需處底端開了船出去從泰唔士河直奔,冰冷的空氣直穿自己的身軀,他心慌的無法去管下過雨的天氣是多麼的冰涼。

船一靠岸他幾乎邊跑邊看著大樓外停了官車,趕緊拿出自己的通行證他邊跑邊丟給了想攔住自己的人,他只簡短喊了軍需處的兩個冗長的單字,就看沒有人跟了上來,讓他順利的直往檔案室跑去。

當他追尋著燈光跑去,一進辦公室就看到一群正裝防爆裝扮的一小隊人馬圍成了圈,就看那錯愕的發現自己出現的伊格西抬起了臉看向自己,那豆大的眼淚隨著他的臉抬起而落下了臉龐,他喘的說不出半個字就聽到廣播傳出了熟悉的聲音。

"我建議你將文件放回去,立刻離開這裡。"

不陌生的聲音讓他馬上就能辨識出聲音是剛剛才在總部打斷他們的男人,那個莫名其妙的人,那個讓哈利困在軍情六處的人,他的眼神幾乎起了殺意,咬牙的他朝最近的監視器低吼了出來。「是你把他藏起來的────

「是政府,伊格西。」不是刻意要幫Q說話,而事實上這的確一直都是政府的主意,在他看清事實之後他只是不想讓伊格西對Q產生了敵意,而就這複雜的事件來說Q的確是主謀沒錯,可卻不該是伊格西這樣的態度。

Q你放他進來不是為了抓他吧,你們退下吧。」

這才因為那隔了兩年才呼喚自己名字的人所說,他才意識到他太輕易就闖入這個地方,而的確圍上來的人也相對慢了許多,也更沒有讓他警覺性的選擇離開,這是他過了這麼久以來他再次聽到這個人的聲音,再次聽到這個人呼喚自己的名字。

他甚至沒有想過這個人會願意出來見自己。

而他又是為了甚麼而來。

"退下吧。"

聽到Q久久沉默後的低沉嗓音,他老老實實的嘆了一口氣根本也不想去思考這些人到底是Q所安排還是軍情六處的安全程序,看著圍住伊格西的人們紛紛收起了槍散開離去,他這才發現那直盯著自己的雙眼泫然欲泣的看著自己。

那雙哭紅哭腫的眼睛依然泛紅著眼圈神情複雜的看著自己。

看著自己一步一步的走近就連眼睛眨都不眨,豆大的眼淚一滴滴的溢出眼眶,那全身緊繃的像是在隱忍著甚麼的模樣,讓他不忍的皺緊了自己的眉頭並在正常的距離停下了腳步伸出了手。「給我。」

像是想忍住自己潰堤的情緒,他一句話都說不出口,他的雙手只緊緊捏著手裡的文件不斷的隱隱發顫,全身僵硬的像是再拒絕哈利的指令,啊,眼前的人是哈利呢,是他朝思暮想的亡人,是他耗盡心力想去愛的一個人。

而他到現在連一個擁抱都不肯給自己。

就像他們是陌生人。

一個只是曾經提攜過自己的長輩。

他無法理解伊格西為何就這樣僵硬的直盯著自己,就連文件都不伸手拿給自己,難道這一切還不夠真實嗎,撇眼看了文件一會他確定裡面的內容與自己有關,所以這個人,甚麼都知道了。

如果這份文件跟自己曾經看過的一樣。

那他根本是毫無隱私可言。

他甚至可以判讀這個人打從心底質疑了自己。

否定了他曾為金士曼的驕傲。

「你把文件放回去。」

收回了手他幾乎放棄自己與眼前的人僵持不下,他甚至覺得即便他要把事情談清楚,他也不需要那份資料,卻看伊格西露出了猶豫的遲疑神情,他便不耐煩的上前要躲走文件卻發現這抬眼看著自己的人搖了頭一臉快出來的神情直瞪著自己手緊抓著不放。

「給我吧伊格西,我用說的給你聽。」

沉默的步伐緩慢的步調,他知道當他看著監視器將文件丟在桌上而離去,那跟在自己身後的人垂頭喪氣的像個失心的人,往偏僻的出口走去他發現優雅的青年站在門口,而身後發現的人立刻氣沖沖的在他來不及攔住而跑了過去。

就看Q迅速的打開了門放了一個人衝了進來,剛好擋下了要朝他發怒的伊格西,就看他趕緊邊後退邊緩慢的走向自己,而伊格西在蘿西關切的詢問與阻攔之下與剛剛那個傷心的人完全截然不同。

「哈利,不管你是否回一去不回,還是你會回來。」看著那終究被自己擺了一道的人,他笑著說不上謙虛卻也說不上驕傲的特有笑容,僅僅只是忠告他依然沒有讓哈利的臉色好多了一點。「思念,是股很可怕的力量。」

「你故意讓我與他見面。」他終於知道這些迫不得已與逼不得已就與當初受制在軍情六處一樣,也許是精心的策畫,也許是刻意的安排,可他知道他與伊格西之間的事,絕對是出自於這個人。「我的資料是絕密,是你故意把資料放在那裏。」

「叔,從你跟梅林認識多久,你就看著我長大,這個任務,我有必要派你出去嗎。」他沒有拒絕哈利帶著指責的語氣,他只是依然帶著從容的淺笑覺得這個人因為不夠信任自己而中計,他居然會相信自己無法遠端解開梅林的防火牆。

他確實因為自己被小看而取得滿意的讚賞。

他讓哈利再也不用遠遠的看著那個人。

「你會被梅林……

「我可沒有硬闖防火牆,是他自己門戶大開。」事實上這次他的確出動了哈利,而不是他遠端闖入的梅林的防火牆,但他的確故意在軍情六處闖入金士曼的防火牆而通知了伊格西那位他想見的人會在哪裡。

「所以你故意引他過來。」看著那被蘿西擋住的人他低沉著聲音再看向了不只引伊格西來這棟大樓的人,也是引著自己跑來這裡的人,一臉沒有歉意反而還認為自己一點都沒有錯的笑著。

「梅林會原諒我的,他會知道破解防火牆這遊戲是我先贏了。」他擔心的反倒不是他闖入防火牆這件事情,而是他也坦然的承認了隱瞞哈利還活著的事實,他苦笑了出來,也許梅林在乎的是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會瞞著。

「只是我為了尊重你,我沒有讓他闖入MI6的主電腦的機會,我甚至欺騙了他你已死的訊息。」

「你為了我竊取金士曼的資料不代表你會被相信設計這一切不是為了MI6……

「哈利。」打斷了哈利替自己擔憂的假設,他不是覺得對自己不夠造成威脅,他不是覺得那些威脅一點都不重要,就好比他違背軍情處的更多事情來說。

他不認為他自己有做錯。

他有這麼做的理由,那就夠了。

「如果你知道伊格西會到南威爾斯,你還會去嗎,你不用回答我,你自己想就知道了。」

「伊格西不會相信……」那完全沒有自己回答餘地的人還繼續丟了一個問題給自己,他幾乎可以猜測得出來這個人根本是接到伊格西要去支援的訊息才急忙的也要自己趕去,不管他能控制到了甚麼,不管他能先行一步策畫了甚麼。

決定幫助蘿西的是自己。

決定回頭看向窗外的人是自己。

決定走向那個人的是自己。

而這個人只是連這一絲機會都不願讓自己失去。

「我沒有說我要你們在一起。」打斷哈利甚至在暗示自己不會得到伊格西的諒解,即便這促使了他們可能碰面的機會,那依然不是他最關心的事情,在這長達兩年的觀察之下,那莫過於一種無能為力的無力感。

也許哈利不需要昏睡那麼長時間,他依然會看見他尊敬崇拜的長輩。

也許,他就能更早的去選擇重回金士曼的榮耀。

也許,能更坦然的去面對放不下的心事。

「我只是,心疼你,希望你給自己一次機會。」

苦笑的看著哈利一臉被說中心事的神情,他知道哈利終於確認自己在很多細節的安排是早已知道他與伊格西之間才為他去做的,他看了伊格西一眼笑出了真誠的溫柔與鼓勵。「他看你沒跟上去再回頭等你了。」

「小狗會將遺忘回家路的主人帶回家的,我有送他禮物,他會氣消的。」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