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The Eyes(Eggsy/Harry,NC-17 )0623

 0623

徹徹底底的在直達裁縫店的快車上哭了好久。

一出店外就沿著自己記憶中的方向跑去,他甚至覺得自己像在跑馬拉松一樣,不知道到底跑了幾公里,沿路哭著眼睛飄著眼淚跑了好久,他的心空蕩的不知道想找甚麼填補似的瘋狂跑著,卻也不曾讓他的眼淚停下。

他不是為了見哈利,也不是為了去找Q算帳。

他只是想,看見哈利活著的證明。

那個人是活著的嗎。

是嗎,是嗎。

在這兩年當中他又是怎麼過的。

換個身分,在他們都熟悉的街道上永遠錯過嗎。

難道,他都沒有一絲絲的想念他嗎。

沒有嗎。

到了大樓,潛入的身手讓他不禁懷疑是他功夫好還是保全系統不夠靈敏,他順利的就闖進了政府單位,在他確定了檔案室的位置時,他根本就不用花太久時間就找到了這陌生的環境,打開了燈,就像他不怕被發現一樣,就像他不在乎犯法一樣。

他開始像發了瘋似的抽出抽屜翻著文件。

完全不知道有一雙眼睛盯著自己。

絲毫不在乎隨手一扔的文件,完全不在意隨手一丟的資料,就彷彿只為找到他所要的東西,他甘願不顧一切的魯莽行為,從甚麼時候開始,他幾乎快忘了原來自己骨子裡是這樣的一個人,因為一個人讓自己轉變了。

禮儀,成就不凡的人。

淪陷,卻只在一夕之間。

在他找到名字排序的資料區時從H開始翻透,按照字母去排,他甚至不知道哈利該歸類在探員資料裡,還是任務資料裡,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該找甚麼東西,他甚至不清楚他到底想找甚麼東西。

直到他看到Harry Hart用力將資料夾抽了出來還讓抽屜整個摔到了地上,只差沒砸到自己的腳,不管自己製造出了多大的聲響,他只能完全不去理會的粗魯扯開資料夾,才翻開第一頁他顫抖的雙手卻突然僵住。

他甚至懷疑,是因為他從心底散發到全身的顫抖才讓他感受不到雙手在發顫,瞪大著雙眼他又翻了下一頁卻忍不住的倒抽一口氣,每一行每一個欄位他一個字一個字在心裡默念了出來,他甚至覺得自己咬緊的嘴唇在發抖。

他親眼看著哈利在教堂受了多少傷。

他親眼看著哈利在那麼近的距離遭受槍擊。

他親眼,看著那偽造的屍體心碎的不願參加喪禮。

而那個人,又怎麼能無視自己到這樣地步。

放任,他的心無盡的思念。

就只因為,他連親口說不的勇氣也沒有。

而他還只能窩囊的看著一道一道的字句像割開自己的心口一刀一刀的讓他因為他曾經的病痛而淌著心疼的血滴,他感受到喉間灼燒的難受,就好像他有說不出口的痛讓他就連哭出聲都強忍了下來,用力的翻著下一頁他換了一口氣像是想轉換自己的心情。

一頁比一頁翻的更快,他甚至更沒有去注意到上頭的日期,而在夜深人靜的辦公大樓傳來了快速的腳步移動聲,他的目光卻再次停留在康復後一切如常的相片,視線迅速的模糊了起來,心裡升起的更是無法諒解的心情波濤洶湧,含著眼淚他咬緊了牙聽見一群著裝的人闖了進來將自己包圍起來。

他連看都不想看一眼。

「別動────把手舉起來────
 
&
 
一下直升機他心煩意亂的脫下了自己的西裝外套邊走進自己的病房裡,靠上來的醫生七嘴八舌的說著甚麼他卻一句也聽不進去,而要伸手穿過自己的臂彎將自己拉了起來讓他一瞬間震開了身邊要觸碰自己的人。

「不要碰我────我沒受傷────

「可是你必須接受檢查。」

「我說了我沒有受傷我不需要接受檢查────都給我離開────

忍不住自己無法控制的情緒,他現在只想把身邊的人全部轟走,那些還把自己當作一個病人看待的醫生們不知為何在此刻讓他如此厭惡,就像在自我厭惡一樣的腦羞反應,讓他覺得他就像個實驗品被過多的注意。

看著醫生們不發一語的表示放棄而離開,將西裝外套隨地一扔他一解下自己的槍帶就想把自己全身脫光去沖澡冷靜,脫了鞋脫了襪子就開始邊走邊解開自己的襯衫扣子走進浴室裡,將自己脫得精光就開起了冷水讓水灑在自己身上。

他在遷怒。

所以他在生氣。

他在生氣。

他在生自己的氣。

劇烈的喘息著,他不知為何無法控制自己的脾氣,就好像他已好久沒有生過氣一般,就算當初知道自己困在了軍情六處他也沒有這麼憤怒過,可他依然不懂他為何要生氣,因為自己選擇了對待那個人的方式嗎。

所以他自我厭惡到連自己都不願意支持自己的所為,就好像他不得不讓自己選擇了這樣的行為,可他明明不希望這一切是這樣發生和這樣開始,可他卻說不出他到底為何如此生氣,就好似如果他今天不離開這個門。

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他不會暴露了自己的生死。

他不會再與那個人見面。

他不會將自己心愛的人推出窗外。

他不會舉起自己的槍對準著自己愛著的人。

即便是玩笑,這也不會是他能容忍的笑話。

雙手抓起了自己的頭髮往後撥他抬起了自己的臉,閉起了眼睛讓水柱沖向自己的臉,想忍住自己矛盾的心思,想壓下滿腔的一股怨氣,也許他再也不該再踏出這扇門,也許他再也不該放任自己離開這間房間。

也許,他就不該選擇活了下去。

在他醒來的那一瞬間,他早該放棄一切堅持一死。

甚至根本就不會有那麼糟糕的事情發生在那個人身上。

而他卻是讓那個人痛不欲生的罪孽根源。

他何德何能。

何德何能讓那個人的心受盡折磨。

就只因為他還愛著自己。

沖夠了自己的思緒,讓他停下了使他忍不住打顫的冷水,他拉下浴巾開始擦乾了自己的身體,卻發現電話響了起來,冷眼的看著浴室裡的電話他心裡還不禁想著是Q要自己乖乖接受檢查的勸說電話。

將浴巾圍在了腰上他不情不願的接起了電話,卻在他甚麼不耐煩的語氣都還沒說出口時,電話另一頭著急的聲音幾乎讓他當場愣在原地,而電話就從自己的手中脫落,他的心裡突然開始無限的恐慌卻好像又發現了甚麼蛛絲馬跡。

伊格西知道自己在軍情六處。

"哈利,哈利,你有聽見嗎,他現在闖進了軍情六處的辦公大樓。"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