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The Eyes(Eggsy/Harry,NC-17 )0615

 0615

嗯,他刻意把影片搬到別的地方,看來還是被發現了嗎。

不過那檔案不管搬去哪放都很奇怪啊。

就看哈利瞬間又恢復一臉正經的把女性渾厚的臀部畫面給關掉,好像沒有看到那個畫面一般,並不作任何評價的繼續看蘭斯洛特的影片,嘴裡更說著事不關己的話,就好像檔案的歸屬者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一樣。

「前段的戰鬥畫面,不應該把這個資料歸在梅林吧。」

「喔,這是我的失誤。」

看得出哈利在冷面的嚴肅神情之下有一絲的動搖,他簡短的盡量維持自己的沉默,簡單來說他的小收藏已經給了眼前人看了,至於這個人會不會留下來不用言語他也可以知道,他不想背負著過去還有這麼長的空窗期而重新活過。

「你還有甚麼可以給我。」站直自己的身子將自己的視線移開了螢幕,他看著似乎在等待自己說些甚麼的孩子,就看Q雙手交疊讓手背抵在自己唇上手肘立在桌上,似乎在猶豫甚麼似的。

遲疑了一會,他又從抽屜拿出了另外一個資料袋,這次他站起身再次親手交給了哈利,並有些送客的意味,更表示著不要在這辦公室下拆開,雖然今天的會面只有錄影沒有錄音,但這份禮物的確是他想送給哈利的,並在他的手要抽走之前他拉住住了資料袋直視著哈利的雙眼。

「答應我哈利,不要傷害自己。」
 
&
 
對於Q的忠告他沒有作任何表態,但是他似乎知道Q要他在一個人的情形之下自己去看,而這也表示他必須在Q可以處理的監視系統之下才可以打開,所以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並把資料放到了桌上,並脫下了西裝外套把它吊了起來。

心裡不禁納悶著還有甚麼東西是可以這麼避諱要這麼隱密不可的嗎。

拆開了資料袋伸手去拿,指頭的觸感讓他馬上就知道裡頭全是相片,當他試著一把就把全部相片拿出來時,不知道是因為紙感造成的手滑還是他看到相片有一瞬間的呆滯,手上有彈性的相片紙從手上彈了出去灑了一地,而他當場就佇立於此像動彈不得。

也許當他看到伊格西跟女人正常的來往,

他能讓自己面不改色又或許自己的心裡可以克制那波濤洶湧的情緒。

可是當他看到一張一張出現在教堂面前的照片,還有自己住處的照片,不同穿著,不同打扮,不同時間點,他的眼淚卻悄悄的從他的眼眶滴了出來,一種相似的思念讓他想起自己曾經強壓下來的心痛,在他以為這個人已回歸到了正軌的生活,不再對自己有所眷戀。

啊,他知道那個孩子是真心愛著自己,

就像他所需要的他都能全數給得了他一樣。

他遲疑的跪在了地上,想伸手去撿卻又怕自己像撿起自己曾經遺失的珍貴東西一樣哭了出來,忍住自己不住顫抖的雙手他覺得自己的心有甚麼湧了出來,一種潰堤的思念以及內心真實的感觸全因為壓抑而就此擊潰了自己的理智。

「嗚嗚。」

他知道自己真心愛著那個人。

不是因為愧疚。

不是因為憐愛。

在他心裡的確撫平了他所缺失遺忘的愛情。

不管他是多麼稚氣又無禮的孩子。

他確實把他當作一個男人來看待。

不管因為有多少不許他都真心愛上了那個人。

在一種兩相思卻必須截斷的相繫,他為此無助的跪坐在地,手指邊顫抖的觸碰了照片,就好像他可以因此觸碰到那個人的臉,他的眼淚因為自己的俯視而一滴一滴沾濕了那笑的依然燦爛的臉容,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是甚麼樣的神情。

看著這一年多來累積的上百張照片還有很多是那個孩子的生活點滴,多了一點成熟的男子氣概,卻又不失天真溫柔的與妹妹互動著,他忍不住的想擠出自己的笑容,希望這個人可以在沒有自己的生活下而快樂的生活。

即便他個人的時間都花費在思念自己上,可他卻不覺得他要是回以了這樣的感情又能讓這個孩子幸福多久,也許不出十年,他就必須擔憂一個年老的人,他就必須照顧著脫累的人而失去他該擁有的性生活。

 一個正常男人該有的生活。

所以他才因此這麼困惑的流連在他們不該跨越的那段曾經。

在他一張一張撿起了地上的照片時他才錯愕的發現,所以Q什麼時候知道他和伊格西的事,他居然能如此觀察到自己的心緒嗎,還是他又只是當方面的認為只是自己的猜測,又或者是他只是讓自己確切的去衡量他使否該回歸他原本應該屬於的地方。

如果。

如果,不能將愛從心中掏出來。

如果,掏出來必須這麼的痛。

就讓我藏在心底吧。

直到我可以不再有任何神色,

直到他的顏面神經都不再因為自己的心痛而產生此刻的痛哭。

啊啊,他需要出去透透氣,在這單調乏味的空間裡,他只會不斷的去想念那個人,收回自己丟盡顏面的神態他一張一張的將照片放入自己的掌心,眼淚卻依然不受控制得從眼角滴落,也許他這麼一哭他將不會再因為那個人而落淚哭泣。

可他的心卻無法因此就再也不再疼痛。

將照片收到資料袋裡他將它好好的收在自己的衣櫃裡,脫下自己的襯衫他決定換上了他不會去穿的圓領T字衫,脫下了自己的西裝褲他換上了不適合他這個年紀的緊身牛仔褲,上頭還有一個一個破洞看起來不知道是哪來的遊民。

抹掉了臉上的淚痕他弄亂了自己梳齊的頭髮,讓他的頭髮蓬鬆的也不像他這個年紀該有的沉穩,拿了皮外套就套上他再拿了絕對不會戴的雷朋墨鏡,他相信他這樣走在倫敦街上也沒有人會知道他是哈利哈特。

而他知道自己將要去哪裡。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