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The Eyes(Eggsy/Harry,NC-17 )0609


 0609


眼睛張開的一天就是梳洗,進食,復健,閱讀,復健,進食,他的一天當中花費的時間在吃飯和運動,他從可以穩妥妥的走路訓練開始,搭配著營養師為自己準備的餐點,甚至到戶外散步,他才發現原來這裡並不是他想像得像籠子一般。

就為了把特定的人給關在這裡。

他甚至輕易的就可以走出花園而離開這裡。

他沒有被額外的打擾,就只是安心平靜的休養,得到充足的休息、適當的飲食、完善的復健療程,規律的生活就像讓他自己掌握了熟悉的步調一樣,直到他的體況體能可以從復健轉換到訓練時,他終究知道Q跟自己的對話是沒有結束的。

他看到Q坐在自己準備休息的地方等待自己,在花園跑了幾圈後他決定停下來休息喝了口水,他覺得自己的肺活量恢復的很快,身體的代謝功能與排汗系統也讓他滿身是汗,臉上也透紅的看起來是很健康的膚色,他沒有理會注視自己的視線。

「咳嗯,我可以坐在這裡嗎。」看著眼前的前輩恢復成自己記憶中的模樣,依然英俊挺拔的身形不顯老,總是讓頭髮整齊的像是個優雅的紳士,即使現在身穿V領的運動衫還汗流浹背,他依然像是身穿西裝的騎士。

散發著渾然天成的優雅。

「你很聰明。」這明明先斬後奏的人還依然賣乖的詢問自己是否能佔了自己可以坐下的位置,將水放在剩餘的坐位上,邊擦著自己臉上的汗,他也毫不客套的單刀直入,視線卻在他遠遠看到Q的當時就沒有在對到過。

「嗯我知道,不必您刻意讚許。」沒有虛心的接受反而理所當然的拒絕讚賞,在無意識下讓這明明溫文儒雅,清秀又帶著稚氣的自己充滿了自負的氛圍,並促使著他在這個工作領域上受到重用,想當然他的能力絕非一般人能比擬。

看著這依然臉上帶著若有似無的微笑,他幾乎可以感覺到沉穩的面具之下似乎刻意的在表現出青澀的靦腆,像是在透露著不想與自己有任何的衝突,但那對上自己的雙眼他卻覺得這孩子並沒有他想像的那麼簡單,更使他明瞭直接的說出他至此的結論。

「你知道在我能選擇的時候,讓我無從選擇。」

「我沒有這個意思,哈利。」話鋒一轉眼神一冷,他跟著眼前的長者收起了自己的笑容,他在最後親暱的直呼哈利的名字,他透露了請求的嗓音和神情,並如他所猜測,哈利果然不需要與自己過多的談話就能知曉甚麼。

「你隱瞞了我的性命。」在他醒過來的這幾個月他沒有一個認識自己的人出現在自己眼前,除了Q,就好像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他還活著一樣,如果說是刻意隱瞞特定某一些人,這倒不如說他就像歷年來假死而招進來的特務一樣。

只要政府沒有給你一個新的身分,你就像是人間蒸發一般的行屍走肉。

你插翅也飛不出這裡。

「您依然可以選擇離開這裡。」哈利說的一句簡短的句子卻內含著各種責備甚至不諒解,甚至透露著對自己的不信任甚至可以說是失望,從那有些鄙視帶著敵意的輕視語氣,讓這散發著優雅氣息的男人在沒有笑容的臉上增添了不悅。

「做個毫無身分毫無國籍的人去養老嗎。」冷笑了一聲,看著Q不斷對自己表達著善意的神情,相較之下那鎮靜的語氣彷彿更是充滿了官方的強勢,他不免覺得這是可笑的說詞,畢竟說穿了他也只不過只有兩種選擇。

「您還是大英帝國的公民,也有政府給的身分。」

留長了自己的頭髮他覺得自己多了點穩重,也覺得自己看起來成熟多了,相較之下也看起來有城府多了,他認為自己此刻的模樣比以前還更有說服力,可他卻發現哈利一秒就揭穿了他最想要的那條路。

「你現在是要我直接受制於軍情處嗎。」直直的看著那個從小看到的孩子,他不是不了解這個孩子,他不是不信任這個人,而是他不信任他現在的身分和他所處的這個地方,就看Q一口就反駁了自己的指控。

「我並沒有這麼說。」

他的確是這麼希望哈利留在軍情處,明明實際上哈利是打開天窗說著已不需要多說的亮話,可事實上卻只是想知道這一切是否都是他所策畫,而他是否就真的逼他進入軍情處不可,他沒有正面回答哈利想要的答案,卻看哈利更篤定的說穿了他掌握的關鍵。

「當你需要我的時候你就會這樣做。」

當他說出這句話後他觀察到那個孩子剎那間沒有隱藏住自己的錯愕和放大的瞳孔,就像他沒有想過自己會這麼直白的剖開既有的面具、慣有的態度和熟練的說詞一樣,而Q就只能表現原始的焦慮對自己皺緊了眉頭苦笑著。

「我很抱歉,哈利。」發現自己的確被哈利給徹頭徹尾的質疑,他不得不佩服哈利的洞察力與分析重組訊息是有多麼的快速,他不否認他沒有過這樣的想法,他也不否認他知道哈利在這樣的情況下不會拒絕他的請求。

「這不是你的本意。」

看著眼前的人表現出最原始該有的模樣,他移開了眼睛像絲毫不放在心上似的,讓鳥兒飛到草皮上這種畫面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拿起水瓶他又喝了幾口,表現的出他沒有要跟人爭辯甚麼的意思,而他也不是不知道Q的本行又不是作這個。

「但我還是必須為我執行的事而道歉。」

也許他覺得是自己的語句神情拿捏得不夠好,又或者是他原本就沒有要隱瞞哈利甚麼的意思,但哈利卻先行一步的說了出來,他一起跟哈利看著草皮上的鳥兒又振翅的飛離了花園,就看哈利又將臉轉向了自己。

「你沒讓麥可羅夫知道對吧。」他其實更發覺這事情沒那麼簡單,是因為連他們之間唯一連繫的人都不知道他還活著,不然他不可能放任自己在政府之下,而他知道梅林不會允許Q招攬自己進軍情處。

「你知道軍情處是外勤的門外漢,我們需要你,哈利。」也許軍情處歷年來就是英國的情報頭子,但事實上很多事情是金士曼搶先了一步,有時那不是錢的問題,有時那不是一個態度的問題,有時那只是一個信念的問題。

「不是要你執勤,也許你願意執勤也沒關係。」

看著Q說著不屬於他份內事該盡的職責,還打著圓場說明不是要他去開開槍殺個人,但他依然冷笑了出來,至今科技發達,他覺得現在就算要毀了一個人也不需要靠人力,只需要靠腦力和一個指令,將來取代的殺人武器只是一個遠端遙控的軟體,所有分析都和電腦一樣數據化。

「政府暢行無阻還有你這位天才軍需官的存在,讓它擁有金士曼只是讓它成了一種利器,它將不再是種信仰。」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