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The Eyes(Eggsy/Harry,NC-17 )0608

 0608

出入的聲音也沒有引起他的關注,他只知道進來這間稱為病房的空間有一群穿著白袍的人,他聽見Q非常輕柔且慎重的細語,他知道這貼心的孩子只是希望剛恢復意識的自己不要被過多的談話所打擾。

他甚至沒有留意這些陌生的面孔,就只是聽著官腔的指示而有所回應甚至是被碰觸,但是繁瑣的檢查過程依然讓他覺得愈來愈疲憊,幾乎昏昏欲睡,他甚至懷疑也許他這樣閉上了雙眼就再也不會再睜開,可他知道他既然會醒來。

那就是他還有需要完成的事。

隱隱約約聽見了醫生說他的腦部狀態正常,無積血無毀損腦細胞依然正常運作,而在教堂所受的槍傷或是刀傷甚至各種挫傷和輕微骨折都沒有在身上留下甚麼後遺症,他更慶幸自己不是被作了甚麼人體實驗。

當身上的各種高科技儀器設備甚至讓他最感到異物感的各種管子都離開了自己,他才真實的感覺到他真的昏迷了很長一段時間,但他現在卻累的只想睡覺,也許他應該要先進食,或是應該先要去整理一下自己的身體和儀容。

但只靠著營養針與點滴的自己他相信他根本無法適應地心引力。

也許他需要有人可以照顧自己。

但他不想。

直到醫生對自己說可以睡沒關係,他應該會因為肚子餓或是身體其他反應而醒來,他甚至還依然感覺的到中央靜脈導管在自己鎖骨上造成的脹痛,也許他還會因為尿管離開自己身上而想下床找廁所。

但那也是他下次正式醒過來的事了。
 
&
 
闔上眼休息他卻意識異常的清醒,就好像他已很久沒有清醒過一樣,那是一種不好的睡眠品質,但他知道累的是身體,就好像他想起身卻沒有力氣一般,就好像他在作夢,卻只是一種意識形態在運轉。

所以當他下次醒過來時他因為受不了飢餓以及腸胃蠕動而發出的聲音而勉強自己撐起了身子,他的雙眼確定了現在這個空間只有自己,他甚至沒有想去按鈴求助的意思,握緊了床柱他覺得下床這個動作可以導致他全身在發抖。

當他的雙腿落在地上的時候他這才注意到自己是瘦到何種地步才能讓自己的雙腳這麼纖細,看著房內的一扇門他突然覺得幾步腳程卻是如此漫長,沒錯,他要進食之前他想要先整理自己一番,觀察了四周一番,他這才發現床尾放著一個他會去使用的器材。

不是輪椅,也不是甚麼高科技的先進義肢,而是一個最單純不過的拐杖,他知道貼心的Q替自己準備是因為對自己有所了解,甚至他知道這拐杖將會陪伴他復健的一段時間,讓自己費盡了力量而讓柺杖撐起了自己而行走。

這對他來說無疑不是一件難事。

成為金士曼的騎士他們受盡了各種訓練,出任了各種艱難的任務,他有冷靜果斷的執行力,他有堅不可摧的意志力,他受的了耐心的考驗,他受的了疼痛的折磨,而這也不過是他人生中的其中一次的復健,只是相對的漫長罷了。

撐住自己的雙臂抵在自己腋下甚至有時會貼著自己肋骨的拐杖,讓他不經意的意識到光是觸碰自己的皮膚是有多麼強烈的存在感,就好像他身上的脂肪少的超乎自己的想像,甚至每一個邁步他可以感受到撐在地上的像是替代了他兩隻肌肉萎縮的雙腿。

他甚至發現他的心忍不住的微微在發抖。

因為年紀過半百的自己撐的是日積月累鍛練下來的肌理和筋肉,保護著隨著年紀而脆弱的骨頭,而因為躺了病床這麼長時間反而讓他恍如自己像個需要人照顧的年邁之人,甚至他害怕自己不禁一摔可能就要躺在床上更久一段時間。

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走向門邊,他覺得自己已經開始在出汗,手指感應門一開感應式的電燈一亮,舒適的梳洗空間以及完善的盥洗用具打在柔和的光線下,讓他莫名的感覺到一陣鬆懈感,看著牆邊有著安全預防的把手設施,他卻忍不住的冷笑了出來。

他從沒想過自己會這麼狼狽。

從沒想過自己會像個年老的長者需要用上這樣設計的浴室。

還有開門式的浴缸設計。

也許那就是專門設計給傷患的貼心福利,在政府轄下已算良心的設備。

當他進入乾濕分離的浴室與廁所的空間,門更是自動的關了起來鎖上,擱置了拐杖他抓緊了欄杆伸出顫抖的手解開了身上的病服,他看著自己病懨懨的身子卻彷彿這是別人的軀體一樣,他甚至不敢想像他現在只剩下多少重量。

抬頭看上鏡中的自己,消瘦的臉頰讓他像認不得自己一樣的產生恐慌的恍惚,茂密的鬍子更讓他有無家可歸的遊民模樣,依然留長的頭髮到是以讓他看不出頭上癒合的傷口,而靠近左眼的傷痕讓他想起在他想閃過子彈時被擊碎的鏡片。

雖然防彈卻依然在這麼近的距離碎在槍口之下,但似乎也因此沒有讓腦袋被子彈穿過,不然他早就後腦爆開不用救了吧,移開了視線他專心的要走進浴缸裡,每一步他都是謹慎的緩慢的讓自己靠近浴缸。

當他終於坐進了浴缸甚至感覺得到尾椎骨接觸到冰冷的觸感,他覺得自己這樣的行徑是如此可笑,伸手按下觸控的水源開關熱水灑在自己的身上,他調整著適當的溫度讓他的身軀因為溫暖的水溫而有所舒適。

可他卻自嘲自己像個退化的老人,而隨即又告訴自己也不離這樣的年紀相差多遠,但他卻突然心跳漏了一拍,他迅速的摀住了自己的臉,腦海浮起了一個年輕孩子的臉,猛然意識到年齡是一種因果律的剋星。

他又怎麼能戰勝時間。

不,他現在不應該去思考這件事。

他不能去想像當伊格西看到這樣的自己會是甚麼樣的心情。

甚麼樣的神情。

甚麼樣的念頭。

他只知道先崩潰的會是自己。

劇烈的呼吸讓他的喘息帶著哽咽,忍住自己胡亂的心緒,他閉緊了眼睛只去想像現在灑在自己身上的熱水,是有多少的水柱而成,是有多麼規律而灑起的水聲,是有多麼暖心的溫度落在自己的身上,就像是一種洗滌的道路。

如果他不洗去這一身脆弱,

他又重新站得起來嗎。

只有他一個人他辦得到嗎。

他又怎麼會,去這樣質疑自己。

怎麼會。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