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The Eyes(Eggsy/Harry,NC-17 )0606

 0606

規律的電子儀器的嗶嗶聲,他知道是自己的心電圖傳來的聲音,絕對不會是別人,只是他沒有想到撐開眼皮是需要那麼長時間的力氣,他覺得自己全身使不上力氣,即便他可以感覺的到自己的手指試著彎了指腹而輕微的顫抖,即便他感覺到。

他還活著。

就像他深深睡了一覺毫無夢境的長眠,他的雙眼就像自從闔過以來就不曾再睜開過的那般沉重,他感覺不到身上任何一處的疼痛,只有溫順柔和的氣息直吹自己的口鼻,但是,他還聽到了另一個人的呼吸聲。

「你終於醒了。」看著疲憊的雙眼在張開後一陣恍惚的聚焦在自己身上,在前幾天得知這個人開始有了知覺反應,他每天都會在病房裡坐上幾會,就只為這個人第一眼睜開看到的會是自己而不是醫生或護士。

Q。」發出幾乎像是氣音的字母,那不知多久沒有動過的聲帶乾澀的足以讓聲音沙啞的幾乎聽不出來他有說話,他看著眼前熟悉的青年笑著依然靦腆的笑容,他還記得他眼前的前一刻正被對著槍口,那種感覺好像是想起了甚麼一樣。

「這樣就代表你沒去傷到……

看著那個人想伸手抓開供氧的面罩他站起身替他拿了起來,依舊溫文的語調順勢的停了下來,按住了長者的手臂,並確保點滴的針管沒有因此而脫落或造成額外的疼痛,卻發現躺在病床上的人一陣茫然的神情還睜大了自己的眼睛。

「我在,軍情處。」氧氣罩離開了自己的臉上,那虛弱的聲音更像是透露了錯愕的訊息,他輕易的環顧了陌生的四周,他試著想用雙手撐起自己的身體,卻發現自己連手肘都沒有支撐自己的力量。

「政府花錢治好你,你別起來。」扶著這想與地心引力為之抗衡的人並幫助他躺回了床上,卻發現哈利有點拒絕自己的阻擋,他輕輕的暗示了長者身上的針管以及檢測儀都還在身上,更沒有正面回答了哈利帶著疑問的語句。

「唔。」毫無作用的掙扎在年輕人的堅持下而停止,痠麻的無力感讓他注意到自己兩隻手臂上到處都是含著瘀青因針孔而留下的痕跡,他不是不信任好友的姪子,他只是更不禁去懷疑在他出任於這個任務的同時,政府又到底扮演了甚麼角色。

「你的管子還在身上,有哪裡會痛嗎,我們有試著讓麻醉一天一天減少。」他盡可能的釋出善意,替他拉好了身上的被子,卻發現眼前的人似乎沒有注意在聽自己說話,有些恍惚的雙眼像是在透露著這個人陷入了自己的思考。

根本沒有去思考過甚麼是讓麻醉一天一天的減少,而縱使他現在是被軍情處搶先一步的救了一命,又即使他現在身邊都沒有任何一個金士曼,又明明可能守在他床邊的也不應該會是眼前這個人,可他卻發現真正讓他感到不安的不是這些事。

而是在他闔上了眼之後至今再也無法彌補的,並將是他失去了甚麼。

那就是時間。

「從我死了那一刻起過了多久了。」

那與自己對上眼的注視像是緊緊咬住了自己一般,身為一個身經百戰的金士曼,前加拉哈德的哈利哈特,在無法掌控的處境,甚至無法掌握的觀察資訊,還有無法輕易使喚的四肢,他卻仍然可以維持在一定的理性之上毫無過多的情緒。

一個處在剛從深眠狀態而甦醒過來的人,那帶著脅迫性的訊息當中卻隱約透露著一股脆弱,更是讓他遲疑了是否該說出實話,他知道一旦他說出了實話,他甚至不用透漏更多,這曾經才智與武力兼備的長者可以馬上就理解了現在的狀態。

他甚至還不用去多說甚麼。

但是,他還是選擇了實話。

「一年了,事實上,你也只有死了幾分鐘。」

語氣充滿著官方的沉穩與內斂,這看似熟悉卻又如此陌生的人所表現出的神情是那麼的不善於說謊,在他聽到一年的這一瞬間,他已不知不覺的移開了自己的雙眼,也許醒過來的當時他覺得是重新開始。

可他現在卻覺得自己的心裡像挖空了一樣。

一種強烈的自我排斥卻又只能忽視掙扎的自己。

「你應該讓我死在那裏的。」

冰冷的語氣恍如漠視的冷靜,彷彿說出口的那條人命不屬於他自己一樣,他不太能理解那樣的冷靜,就像在教堂那場殺戮之後他依然可以維持著高傲的優雅,看著那空洞的眼神,就好像剛剛那一瞬間的茫然與遲緩就只是個錯覺。

可他卻依稀感覺到有甚麼在崩壞。

但上戰場的騎士,有哪一個不是視死如歸。

可是哈利,難道還有比死亡更糟糕的事嗎。

足以讓你說出這樣的話。

「我知道你現在不想說話,我請醫生過來了,我離開。」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