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美國隊長】《Shut Up》【盾冬芽詹Steve/Bucky】0515

 Shut Up
 
 
為什麼會痛。

不,不是頭痛欲裂,而是椎心刺骨。

那一瞬間,我居然猶豫了。

我的手無法聽使喚的停下了動作。

那句熟悉卻陌生的話,讓我瞬間腦袋空白。

腦中晃過的畫面,是我自己的臉。

不認識的自己的臉。

那些殘存的記憶碎片讓我想逃開躺在手術台的痛苦。

我依然記得使我陷入違抗的遲緩、急何能擇的窘迫。

誰又是誰,我又是誰。

我真的認識你嗎。

 
劇烈的晃動讓我們直墜而下,我勾住了手卻眼睜睜的看著你往下墜落,思緒與情緒在我的腦中糾結的拉鋸,有一股無法理解的澎湃心情,讓我咬牙放開了自己的手跳下那差點吞噬你的深淵。

彷彿我若不追隨你而去我將再也不會想起你是誰。

可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救你。

我不知道。
 

手上端著一盆水他緩慢地往床邊走過去,他知道自己要幹甚麼,昏暗的視線卻讓他不陌生的跟隨著熟悉的步伐,那是他熟悉的氣味,甚至是熟悉的呼吸聲,將水盆放在一旁他坐在剛剛離開的位置,伸手拿下了床上人額頭上的溼毛巾,這慣性的動作他卻不禁疑問。

是誰躺在這裏。

但卻不知為何他的心裡卻浮起酸澀的感觸,他甚至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擔憂著床上這病懨懨的瘦弱身子,他像透過這個身體來感受當下的情境,以及帶來的各種不安與心疼,將濕毛巾放入冰冷的水盆中搓洗,刺骨的寒氣由指尖傳來卻不怕凍傷手的將之擰乾、摺好,放回額上,微弱的氣息像是被自己喚醒一般。

「你的手,好冰。」

「你好多了嗎。」看著在昏暗光線下睜開的淡色眼睛映著自己的影子是那麼的虛弱,原本因為難受而皺緊的眉峰卻因為看到自己而逞強的舒緩開來,那呼出的一口氣滾燙的映襯著因高燒而紅潤的臉蛋,嘴角扯出的一絲笑容像是在安撫自己般的灑脫。

「我不會有事的。」看著那明明已把自己蓋的密不透風卻又慣性的替自己拉好被子的雙手,和一臉擔心著自己快哭出來的一雙明亮的大眼,從嘴裡呼出熱氣搓著凍紅的手掌,他將自己的手伸出了被子裡。「Buk...

「嘿,你把手......」想阻止虛弱的好友讓被病痛纏身的身子暴露在冰冷的空氣內,抓著被子卻發現這老是固執還別有想法的人握住了自己的手,發燙的體溫由手指傳來手掌貼在自己的手背,他甚至不敢想像他抱起倒在地上的身子時傳來的高溫有多麼嚇人。

「你該,回去了,今天是你生日。」他看著那頭髮往後梳的一臉貴氣又充滿著書卷氣息的公子哥額際上一定是因為忙著照顧自己而散落的髮絲,他真的不想讓他的生日這麼難過的,那雙總是笑著給予自己勇氣的眼睛透露著不捨與自責。

是的,他知道自從他只剩下一個人後。

這個人更是把自己當作是應負的責任一樣。

「不,我不會留下你一個人。」毫不遲疑的就扭開對視的視線,那抓著自己的手依然沒有放開的讓他用另外一手再把這個人身上的昂貴毛毯給蓋好,他幾乎可以感受到那直盯著自己的注視,他甚至不想給他向自己道歉的機會。

無奈的笑嘆一口氣,他知道光在這點上他是拗不過這個人的,那幾乎快滴出眼淚的眼睛泛著水光像帶著些許的怒氣,他知道那不是對自己,不是自己瞞著他生病,更不是在他要出門參加生日會的前一刻倒下。「生日快樂,Bucky。」

有點錯愕這個人沒有堅持的推開自己,他看向那一向會透露善意的敷衍的笑容當中帶著強大的堅持的雙眼,此刻妥協的給自己一個真心的笑臉,他苦笑了出來,像是在掩飾自己心裡的哪一塊缺口,他愍了自己的嘴唇更有些緊張的順勢舔了自己的唇。

不,他不快樂。

「你睡吧,我會在這裡照顧你的。」

看著那勾著嘴角的哥兒們笑容,一臉包在我身上的語氣讓他沒有察覺到這有點牽強的神情反應,握著好友的手他笑著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疲倦的睏意似乎因為他短暫堅持自己的清醒而更加疲憊,更是不知不覺得昏沉了過去。

逞強的笑容在他閉上眼睛之後瞬間瓦解,那平穩的呼吸聲讓他情不自禁的低下自己的身子將自己的唇湊上那發燙的手背,皺緊了眉頭眨緊了雙眼,他的眼淚終於從長長的睫毛中滴了出來,他在心上人的手背上記下一吻,無聲的哭了起來。

他甚麼也不求。

如果他真可以有所求的話。

只希望這個人可以從病痛解脫、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以不被任何阻礙而所限制。

可以好好的做自己可以開心的面對將來。

不是知足,而是永不放棄。

「唔。」胸口的壓迫感痛苦的讓他抓緊自己的胸口,鐵手臂傳來的冰涼觸感讓他所有感官從睡眠中甦醒過來,他知道自己脫離了夢境,沒錯,那是夢境,他感覺到自己的眼眶濕熱, 還有胸前的一股心痛,像是吞噬著自己的理智一樣。

可是他卻依然不知道躺在病床上的那個人是誰。

而另外一個人,是自己嗎。

張開了雙眼看著熟悉的天花板,他知道自己短暫藏匿的小屋裡,他查覺到自己耳朵進了水,而眼角未乾的淚痕更在他恍然的眨了眼後又滑下了眼眶中的水滴,他想平復自己的心情,正試著調整自己的呼吸,卻發現那彷彿摔破的碎片一分一秒鋒利的刮了他的心送進自己破碎的記憶。

那些真實的像曾經記憶的夢境,有時美好、幸福。

有時卻痛得他想逃離猙獰的記憶。

片段的、令人窒息的,像是在告訴自己曾經做了甚麼。

而拼湊出來的卻只是讓他罪孽感深重。

伸手抹開自己不明所以的淚水,他發現自己身上總是因為夢境纏身而滿身是汗,撈著手拿起放置在隨手可得的簿子他一翻開一支筆掉了下來,昏暗的光線下拿著筆他卻不知道該寫下甚麼。

James Buchanan BarnesBucky

如果是,那剛剛夢裡的那個瘦弱的小子又是誰。

腦中突然閃過那被自己救起的那個男人,他突然眼眶一燥熱用金屬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想忍住那猝不及防的酸楚,可他卻來不及忍住自己脫口而出的哽咽聲,而眼淚也依然在清醒後強忍的情緒當中潰堤流下。

不管此刻他的心情是甚麼。

他一定會去查清楚那個男人是誰。


TBC


隔了兩年,
我終於又寫起了盾冬,
明明稿債堆積如山,
正在寫的蛋哈還沒寫完就又跑來寫盾冬,
但真的是太愛Bucky了,看完隊3真是不能忍,
而且包子又實在太活躍了軟萌甜好想吃掉他!!!!
本來要寫個PWP就好,但不小心又鋪陳了很多!!!
 
會緩慢的更,但= =......嗯這也在我還未說同人不開虐之前的延續,
 
所以請大家心臟堅持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