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The Eyes(Eggsy/Harry,NC-17 )0412

0412 

不收嘴角的弧度,他小心翼翼的站起身脫下了雨衣,這是雙披水的屋頂,座落在雨水充沛或常下雪的地方,為了避免積水與積雪,除了防止雨淋日曬避寒隔熱,屋頂的斜度會因應氣侯的水量而愈陡。

但這只是一般的雙披水屋頂而已,他坐久了屁股還有點痛,這種坡度也只是一般,卻覺得自己像在走鋼索一樣,好在他的平衡感很好,練過體操這的確不算甚麼,不過他穿著皮鞋實在不是很好走,而且這房子的構造好像是木建築。

整個架高的房子是由勒腳牆隔開了地面由擱柵與擱柵墊木接合為底的木構造,側邊的露臺與垂直向的室內空間,伸至開窗落地的採光,都是典型的西洋木構造建築,他決定,還是踩在屋瓦上好了。

雖然他很想直接從落地窗的護欄上一間一間跳過去,以他矯健的身手爬屋子跳樓層都不是困難,但這屋子實在太矮了,他要是抓著護欄大概樓下的落地窗都可以看到他的腳。

而且他還要綁著垂吊器看起來就是殺雞還要用牛刀一樣蠢,但是他不能保證他不會滑倒,礙於他現在要前往的房間是在最後面一間,而自己又在反向的最後一間,他還要先從側面走著牆過去。

如果她真的在外面還有人。

那他現在簡直詭異極了。

固定好軸心架,抓緊了腰上的繩索從屋頂上跳了下去雙腳輕輕的貼上牆壁,他一蹬一蹬的到了窗邊,看著緊關著的落地窗他心裡納悶著他要怎麼開窗又不讓裡面的人發現,突然搭檔的雜音中傳來了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

"抱歉,讓妳久等了。"

咦,這聲音。

───

落地窗無預警的打開瞬間嚇的他立刻將手伸往自己的槍帶,但握住槍柄的瞬間他意識到自己握的這把是麻醉槍,屏息的看著落地窗的動靜,剛剛分神的雜念一掃而空,他只有心裡不斷想爆粗口,為什麼今天的任務是要零死亡率。

而且還要盡量做的神不知鬼不覺。

啪啪,他聽到打火機被撥動的聲音,是甚麼年代的打火機啊,他心裡不斷的出現各種吐槽,緩緩的由西裝內側抽出麻醉槍,看著菸草燃燒的白煙由窗邊飄出來,他心裡想著要怎麼讓自己進去,將手伸直瞄準他預計的位置。

噓───

捲起了舌頭噘起了嘴他吹了一聲口哨,就看一個壯漢探出頭來讓他立刻扣下了板機,那錯愕的看著自己的臉大概支撐個幾秒鐘整個人突然往後倒,嚇的他趕緊一蹬踩在護欄上一手揪住壯漢的襯衫。

操,這要是一倒下去全世界都聽到了。

揪緊了手中的布料他只希望這襯衫別被自己給撕破了,他甚至放開了手上的繩索用自己的手抗衡著自己的重心,雖然他揪住了壯漢可是他的重心一直被往窗內帶,可見這個壯漢跟自己不僅有身高差距還有體重的差距。

將麻醉槍插回槍帶他抓住繩索讓自己的重心倚靠在反作用邊,免得他沒控制好自己進窗的力道結果這男的還是摔下去,雙腳順利的著地他覺得他的手臂有點痠,抓緊了繩索他輕輕的讓壯漢用最緩慢最小聲的力道讓他倒地,即便他雙眼還直瞪著自己。

「我進來了。」鬆了一口氣他解開自己腰上的繩索讓夥伴們知道他已順利潛入目標的房間,蹲下身他按住眼鏡掃瞄了壯漢的整個脖子的部位,局部放大他只看到刺青,甚至連傷口都看不太出來。「梅林,你看到了嗎。」

"咳嗯,有。"

「怎麼了。」查覺到梅林的注意力似乎不在自己的畫面上,他覺得有點奇怪,照理說可以迅速判斷分析,簡潔有力甚至佈達命令的前輩不會有那種類似恍神的語氣出現在工作上。

"你找到電腦了嗎,這裡我來。"

「我找找。」從最有可能收納隨身行李箱的地方開始找起,衣櫃、床底、梳妝台,更沒有看到可能攜帶電腦的任何行李,但是他還是將目光集中在他翻過的一個包包,看起來價值不斐,還有甚麼英文字的紋路。

拿起化妝包,其實他根本分不出來哪個可能是保養的哪個可能是化妝的,又是梳子又是各種瓶瓶罐罐,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女人的包包可以這麼多東西,拿起方形的鏡子,他這次沒有輕易的就把它放回去,仔細端詳著鏡框他認真的覺得他需要光線。

手指摸著邊框摸到縫隙,指腹一勾橡膠掉了出來他發現是個插槽,他相信他絕對找得到開機鍵,在微弱的光線中這面鏡子怎麼看他都不知道哪個才是正面,當他不經意的按到一處整個鏡面都亮了起來,隨即進入了開機畫面,他就默默的勾起了嘴角,暗咐今日快收工了。

從口袋拿出一個隨身硬碟插上,破解了生物辨識進入了系統,把輕薄的電腦放在桌上,手指敲上液晶螢幕改寫防拷的程式,看著密密麻麻的視窗一個一個跳出,他覺得自己還是不太能適應寫程式的繁瑣程序。「梅林,你那邊好了嗎。」

"我這邊還是沒辦法關掉整個保全系統。"

「你可以看一下我這裡嗎。」雖然他的防護系統已打開了,可他就是有幾項覆寫不過去,看著眼前的螢幕不受自己的控制,梅林在遠端正在示範給自己看要怎麼破解程序,突然他聽到門外傳來低沉的聲音。

「格雷。」

警戒的再度握住麻醉槍的握柄,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他差點忘了門外還有一個人還沒處理,當門外的聲音傳來了第二次後,房門也如他所料的打了開來,當他扣下板機看著壯漢又準備撞出巨響,他趕緊上前就是抓住男人緩慢的將他放下。

拿出迷你電腦透過隨身硬碟的網路他駭進了保全系統,準備處理掉這個男人身上在傳遞的生理狀態,就聽到梅林說檔案已開始下載,心裡正想著他們效率真好時,他也將保全系統給關了,耳邊卻開始傳來規律的嗶嗶聲。

「梅林你有聽到嗎。」正專心的用聽力判別聲音到底從哪裡傳來,他看著那面鏡子檔案也如期的下載中,他還是納悶這聲音是因為什麼才產生的,耳邊卻傳來梅林的驚叫聲。

"誰要你把保全系統給關掉的。"

「蛤。」他剛明明沒聽錯梅林說保全系統關不掉,但事實上他卻輕易的就把系統給關了,眼角注意到閃爍的頻率由壯漢的脖子皮膚下規律的閃出奇怪的顏色,而嗶聲也是由該處傳來,耳邊更傳來梅林的怒叫。

"我說的關不掉是指遠端的控制系統,不是整個所有系統都關掉啊。"

操,那不就代表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存在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