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The Eyes(Eggsy/Harry,NC-17 )0306

 

當我發現有雙眼睛的注視時,才發覺那熟悉的令他回頭。
原來一切都不是錯覺。
 
 
吹著夜風站在記憶中的位置,白紗的窗簾輕輕的被風吹起,看著自己曾經所站的巷道,將手中的酒杯飲盡,他另一手依然扶著欄杆,嘴裡散開的澀味不知是酒還是心裡的苦,他覺得自己眼眶發熱。

站直了轉身走進書房他將落地窗給關上,酒杯放在右側的木桌上他走往主臥室,留了一盞燈照亮著牆上一張張出生入死的事蹟,擤了一下鼻子脫下身上的睡袍他直撲了那不屬於自己的床,健壯厚實的擴背肌一繃,胸前壓上被自己弄皺的柔軟被單。

鼻間傳來的只是清香的陽光味,

可他知道這整間房裡依然散發著他想念的味道。

背部的肌肉拱起,他抓緊了被單咬牙無聲的哭了起來,他想念哈利,他想念哈利,在眼眶打轉的眼淚從眼角滴出,他不知道自己為此到底哭了多少次,他還欠哈利一個正式的道歉,他答應自己要回來的。

他還記得自己唯一擁抱過他的那一次,那種從未踏實過的滿足感,依然讓他的雙手記得哈利的體溫,讓他的身體記得哈利的重量,依然讓他無法忘懷哈利的眼淚,甚至是嘶啞的喘息聲。

將手下移到自己的胯下,隔著底褲他握住了自己,輕輕的搓揉著還在沉睡的雄性特徵,心裡想著自己的唇曾經親吻過的所有地方,臉、唇、胸、腹,甚至是哈利的,唔,他感受到自己掌中的柔軟硬了起來。

喘息難耐的臉皺緊的眉頭,他還記得吐出的灼熱氣息,想著,自己的呼吸也粗重了起來,躬起自己的腰他的手掌更能輕易的揉起男人脆弱的囊袋,臉抵在床上他輕聲的呼喚哈利兩個音節。

腦海更浮現那性感的薄唇呼喊自己名字的唇型,充滿成熟男人的臉型,散發著英氣的高尚氣息,鼻子哼出的呻吟,讓人想好好的抹髒一番,他親吻過哈利的唇,柔軟又不時優雅的勾起迷人的微笑。

那比自己高大的身形,卻襯著結實的窄腰,那比自己寬廣些的肩膀延續下的胸膛卻比他想像的來得單薄,他甚至可以摸到纖細的肩頰骨,不像自己結實的都是肌肉,若是在更早些年,他甚至可以想像哈利的骨架是有多麼纖細。

起伏的胸膛因為自己的吻而顫抖,敏感的突起因為自己的舌頭與輕輕的啃咬而忍不住開口嗚咽,結實的腹部更因為自己的舔吻而繃緊,毫無脂肪的線條讓哈利的身軀擁有撩人的性感。

翻過身他將自己的慾望從底褲掏出來,用手掌包覆著自己,唇舌微張著滑動就像在品嚐昔日的記憶,從哈利的臉、濕潤的唇瓣、單薄的胸膛、結實的腹肌,少許的毛髮到私密的部位,那倒抽一口氣的聲音都讓他更賣命的服伺他。

上下搓揉著自己掌中的硬物,在軟溝處不斷的給予刺激,腦內所有對哈利的記憶恍如昨日般,他想要哈利,手指所觸碰的窄縫讓他更是不禁想起自己曾侵犯過,曾經粗暴的佔有過他想要的人。

指腹輕輕搔刮著前端馬眼口,一手搓揉著自己腫脹飽滿的囊袋,他急促的呼吸著情不自禁的再度在這張床上自亵,當心裡的那份渴望愈是到一種境界,他的手掌更是快速的撫慰自己,直到濃稠的液體噴到自己的胸前,在劇烈的喘息間他咬緊了牙更是無法平復自己的情緒。

「嗚嗚。」

他絕望的是如此思念這個人,即使曾經擁有過哈利可那僅僅只是開始,他曾說要陪哈利度過剩下的三四十年,如果,僅只是肉體所需,又為何自己的心裡總是那麼的空虛,就像是無法填補的寂寞。

就只因為,自己第一次去愛一個人。

耳窩裡都是自己淌下的水滴,他閉緊了雙眼就像是因此可以更靠近那個人一點,就要兩年了,明天是哈利的忌日,他依然為自己買了機票排了休就只為不被任何人所打擾,而去思念哈利哈特這一個人。

即便這間屋子總是空蕩的甚麼都沒有,他依然定時會來這裡做清潔,在這裡下下廚,在書房裡看看書,讓他可以一個人清靜的隔絕一切的地方,讓他選擇等待的一個私密空間。

在這他不相信的日子裡,他還是抱持著。

我在等你回來,哈利。
 
&
 
"梅林,你有聽到嗎?"

「呃有,我先處理一下貝德維爾的問題。」看著唯一的大螢幕,旁邊小小的螢幕其中之一就是耳機裡傳來的聲音,手指不斷的敲打著觸控鍵盤,他一心多用也不是只有一天,但偏偏今天就只有一個人排休。

"梅林,我需要支援,你直接把伊格西的授權碼給我。"

「加拉哈德在休假,蘭斯洛特。」耳邊傳來心急的嗓音,他的手指依然不停的敲打鍵盤,雙眼沒有離開過跳出的改寫程式視窗,他扯平了自己的聲線,希望自己說的話夠客觀的表達不該去打擾休假的金士曼。

"是你說目標喜歡男人的啊,結果他也喜歡女人。"

「這是妳應該解決得了的問題,高文打進來了,我要掛妳電話了。」看到小視窗閃著紅框他看著裏頭的金士曼正在地道裡逃竄,那不斷表示著有電話打進來的框框讓他準備講出掛電話的啟動語,就看女孩的聲音焦急的阻止。

"等等,你就不能晚點幫我通知他嗎。"

「他在美國啊,哪裡還有人開飛機去載他啊。」他忍不住的揚聲表示無奈,就算遠端操控的飛機不是沒有,但是他現在哪有那個心力在所有人都上線的時候還去操控飛機。

"美國,他是去那裏嗎。"聲量的大小透過耳機表達蘿西的錯愕,她記得三個月前這個人才去過而已啊,怎麼這人一休假老是往美國跑呢,就聽到透過耳機傳來的是梅林的沉默,緊接著是嘆氣。

「他除了去那裏還會去哪裡。」

美國肯德基州,南林地使命教堂,出入的人依然沒有減少過,每個在他視線裡走過的人,都像他看過的的錄相裡各個偏激的信徒,即便沒有腦波的干擾,這裡陰森的程度簡直無與倫比。

穿著休閒的西裝披上大衣,他站在教堂門口的正前方,他絞盡腦汁想盡各種邏輯,都在思考著哈利會怎麼樣從這一槍逃出,如果是自己,又真的毫無反擊的餘地嗎,一槍斃命,歪著腦閉著眼睛開了一槍。

在這毫無悼念亡者的教堂裡,又有多少是無辜的人,就連眼鏡的殘骸都沒有找到,即使領了屍埋了禮,可他依然不相信,那血肉模糊的屍體就是哈利,每每透過自己的雙眼看到的一切,他就會想起透過螢幕看到哈利所見的視界一樣。

冷眼的看著異樣的眼光從旁邊走過,他恨不得每個都來上一槍,他甚至不想去想那教堂裡又說著甚麼令人駭俗的洗腦宣言,皺緊了眉頭嚴肅的擺著臭臉,想想不遠處的美國必將滅亡的牌子再次被他給踹斷,就沒有人來跟他找事過。

熟悉的嗶嗶聲由自己的胸口傳來,拉回了自己的思緒,腳步不慌不忙的往外面走,總部有人用了特殊授權碼讓他的眼鏡發出聲音呢,拿出眼鏡利落的戴上,他的神情依然是個訓練有素的紳士,應和著優美的語調。

「是。」

"這裡是梅林,抱歉,打擾到你,伊格西。"

「沒關係,是急事嗎。」他所有的生活理所當然都跟金士曼相連繫,即便他曾經也是對總總表示不滿就會大聲嚷嚷的孩子,反觀現在的自己,比以往成熟了許多,性格也沉穩了不少。

"蘭斯洛特需要支援,在南威爾斯的普拉斯摩法大飯店。"


TBC


啊啊啊啊啊啊我來還債啊啊啊啊啊!!!!
說好續集要寫哈利吐便當,
結果阿北就不回去(痛哭
既然也不等續集,所以就把它寫完吧,
自從說了同人不開虐的宣言後,
這篇我還是會死命的把它轉甜的(請相信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