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创] 【PAN潘恩:航向夢幻島】Kiss Or Not潘虎(Peter/Hook)無料公開


 大口大口的吐著氣,像是心中有無限怨氣要吐出來一樣,躺在床上他用力的閉起眼睛想調息著自己不愉快的心情,手背抵在自己眼睛上像是在逃避甚麼一樣,移上了額頭他張開眼睛的把手給挪開,突然看到熟悉的臉蛋與自己距離不到十公分。

框───

「好痛──────

「啊喔,你這小子在幹嘛───

兩人雙雙摀著撞出超大聲的額頭,眼睛都快飆出淚來,對於才對視不到兩秒就可以讓額頭相撞的事件,彼得絕對沒有想過虎克會嚇的突然彈坐起來,自己平飛在空中靜靜的看著這個人也有一段時間了,卻怎麼也沒想到他還沒出聲嚇人這人就張開眼睛被自己嚇到了。

「是你撞我的耶───

「哪有人在別人的動線內說人家撞人啦──────」他完全沒有發現彼得潘居然無聲無息的就出現在自己的空間裡,怎麼近的距離幾乎差點嚇的他的心跳漏了一拍,更讓他下意識地想用手把自己的唇遮住,好在他這種蠢動做沒做出來。

「好痛。」

看著那搓著自己的額頭一臉委屈的樣子,他將這和自己親如手足的孩子給拉了過來,拉下他的手看這人的額頭到底撞得多大包。「怎麼,很疼嗎,我頭殼有比你硬啊,精靈國王子這麼容易就撞出一個包嗎。」

「我是人啊。」這平時驕傲的小王子生氣的扭開頭自然而然的就抓著身前的虎克,反應就像是他唯一能撒嬌的對象一樣,表露著最任性的模樣,看著眼前光滑的下巴沒有鬍子在臉上的男人,他意外的發現這人居然自己剃了鬍子。「會痛,還搓。」

「搓完就不會痛了。」像是逮到機會欺負這個臭屁的屁孩一樣,他邊笑著邊輕輕地搓著真的腫了一小塊的額頭,整個勒住了懷中掙扎的孩子,笑出聲的聲音還帶著轉換中的嗓音,也許過沒多久,這個人的聲音就不會再有稚嫩的嗓音了。

「痛,虎克,你瘋了嗎。」

「哈哈哈哈哈哈。」總覺得可以惹怒這一臉老氣橫秋卻又時時帶著童心的人讓他不知為何內心散發著優越感,那用力的掙脫自己把自己推倒在床的人跟著自己笑的一臉開心,像是找了人撒氣一樣,他覺得自己的心情的確沒那麼不好了。

打鬧在床就連自己也像個孩子一樣。

「你跟虎蓮去過情人節。」

「蛤。」那帶著疑問句在問自己的聲音讓他楞了一下,好吧,這個人一整天都也沒看見人影,這人是知道自己是幹甚麼去了嗎,再提自己的傷心事,也罷,本來他就覺得自己跟虎蓮不會走在一起。「你知道甚麼是情人節嗎。」

「就是這樣嗎。」

「你。」那突然要湊上唇的人讓他嚇得用手擋住逼近的小臉,他幾乎全身又繃了起來,這小惡魔又突然發甚麼神經了嗎,是誰告訴他情人節就等於接吻的啊,不對,情人的確會接吻,可是他和虎蓮沒有啊。「誰告訴你就是接吻的。」

「小尼。」

「那你去問他啊。」他看著扭開臉一臉不大高興的表情,他覺得自己實在冤枉,怎麼又是那個臭小子惹出來的事情,而落難的總是自己啊,上次也是,這次又是因為他,雖然彼得沒有人可管教,但,好吧,他的確沒有父輩可以教導他正確的觀念。

「他問我跟誰接吻過了。」

「那你說了嗎,不對他為什麼會知道你跟人接吻過啊。」雖然兩個小子的確講不出個甚麼所以然,但這差點把自己拱出去是怎麼回事啊,而且他覺得這個人的氣場開始不對了。

「不能說嗎。」板著臉直視著慌張的神情,他的手指輕輕地在身下人的唇上撫摸,他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裡不是很高興,但是他說不出來自己在不高興甚麼,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剛剛明明就很開心卻突然性情大變。

「你知道接吻是甚麼意思嗎。」他的手依然擋在他和這快跟自己身高愈來愈接近的孩子之間,在自己唇上讓他足以想起上次讓他渾身打顫的舉止,他不敢移開手去抓開,因為彼得潘的反應比自己都來還得快,但是他卻發現自己愈來愈緊張。

「你和虎蓮都要離開我嗎。」

看著那散發著強烈佔有慾的神情,那扣住自己下巴的人直視著自己,眼眶莫名的泛著潮紅,但是他卻知道那個眼神當中充滿著莫名、佈滿的憤怒、遍布著不諒解的蛛絲馬跡。「為什麼這樣就是離開你。」

「和小尼一樣,和所有人一樣,過著自己的生活然後年華老去。」

他意識到彼得所敘述的寂寞像是在強迫自己不要長大,並讓這一切都維持現狀直到永遠,他更意外的發現彼得和女性之間的互動甚至只會停留在母子之間,即便是和自己這種分不清界線的距離,甚至,會更加危險。

「小尼喜歡那個女孩,所以他吻她,但是女孩也喜歡小尼,所以她讓小尼吻她,我喜歡虎蓮,所以我要吻她,但是虎蓮不喜歡,這樣子的我,所以他沒有讓我吻她。」

「所以你也喜歡我嗎。」看著虎克想用最簡單的方式在解釋甚麼,就像怕自己不懂一樣,但是他所認知的喜歡並沒有去分特定的對象,他瞇起了眼睛更想舉一反三的得到答案,像是要逼這個人說清楚一樣,他的膝蓋抵住了身下人卻發現虎克倒抽了一口氣。

「啊。」他錯愕的發現自己的下半身居然如此敏感的彈了一下,那壓在自己胸膛上的手與自己下巴勾著的手指不知為何讓他的身體起了異樣的反應,而那火上加油的人還整張臉靠著自己更近的說話。

「回答我。」

看著逼近的嘴唇露著粉嫩的小舌,那作勢像又要貼上來的姣好唇形讓他閉上了眼睛撇開臉,他覺得這樣的形勢似乎不太妙,他甚至覺得自己真的難堪的有了生理反應,並發現自己現況根本辯解不了自己如此曖昧的反應,自己根本無法跟彼得潘說清楚。

「你怎麼可以……彼得。

「這裡嗎。」惡趣味的用膝蓋抵住身下人敏感的反應,他笑著令人生畏的笑容看著虎克在自己身下幾乎整張臉都快紅到哭出來,那幾乎要尖聲起來的語調讓他樂於見到只屬於他的神情。

「你的膝蓋別動。」下半身直白的反應讓自己覺得是如此可恥,但那更故意的蹭著自己的挑逗讓他雙手抓住那愈來愈寬的肩膀,他想要推開也想要逃開,可是卻不想讓自己跟彼得的關係變得更加尷尬,但是卻聽到彼得說出的話更讓他崩潰。
「我知道你有時候,也露著這種表情,將手伸進去褲子裡。」

「你。」他看著那帶著可怕的笑容像是在對自己散發著不可違抗的氣場,他不知道自己在獨立私人的空間處理自己的生理需求時,是甚麼時候被這個人撞見了,他錯愕的看著這一臉不害臊也不覺得有甚麼的反應,那想吞噬自己的傲氣讓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觸動了甚麼。

「這就是你說的大人嗎。」

「啊。」那又蹭了自己一下的動作更是強烈的讓他不自覺地想挺起腰來,更沒有忍住自己難以克制的喘息,他錯愕的發現身前人更緊貼在自己身上,那抵住自己的硬物是對方的生理反應,可是他更是不明白。

「跟我吻你的表情一樣。」

「彼得,啊。」那重吻自己臉的力量伴隨著下半身的磨蹭,即使隔著褲子也可以感受到彼此的生理反應蹭在一起,他想喝止甚麼卻發現自己在發抖,他發現自己因為規律的磨蹭而發出曖昧的喘息,而那加重在自己耳邊的呼吸更是讓他腰軟。

嗅著熟悉的味道,發燙的臉頰傳來了令自己心跳的熱度,他無法控制自己想要伸出舌頭舔這個人的臉,擺動著自己的腰,這種感覺令他非常陌生,更是讓他想起虎克當時是不是也是這種感覺,而現在也是嗎。

「哈啊,彼,哈啊。」臉上濕熱的觸感讓他嚇得想要挪開臉,但那咬住自己的人還吸吮著自己的頰肉,讓他敏感的挺起了腰來,那順著自己起身又壓下的重量雙手滑過自己的胸膛讓他又是抖了一下。「啊啊。」

「挺起來了。」意外的發現那在衣服上突起的硬點,要是這個人沒有叫出聲他的雙手似乎也不會發現,瞬間放開嘴裡的皮膚他勾著笑說出口的話完全不知是多麼的露骨,他的指腹更是按上那兩處硬點就看身下人幾乎扭動著腰繃緊了脖子。

「彼得,不,啊啊,哈啊。」那咬住自己脖子的力道幾乎讓他腰桿忍不住的打顫,吸吮的痠麻更與胸前的撫摸讓他腦中一片空白,他甚至覺得自己無法停下應和著磨蹭的擺動,根本沒有想過自己的身上被留下了痕跡。

手裡的觸感讓他忍不住的就想整個手掌掐住,充滿彈性又結實的胸膛讓他揉了幾下更是順勢的將兩點揉捏了起來,那彈了一下的身體讓他的嘴鬆開了脖子,那一直輕喚自己名字的人讓他更是貼上了臉。

「彼得,哈啊,彼得。」那雙美麗的淡色眼睛直視著自己,讓他瞬間意識到自己不願意推開這個人,他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想止住自己的喘息,但那總是征服自己的挑逗輕易的就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他突然發現那像要吃了自己般的注視跟著自己的喘息而移動。

微張著嘴他癡迷的看著這因為自己而迷濛的神情,那呼喚自己的聲音更是讓他強烈的不想讓這個人離開自己,那像在躲避的喘息與眼神讓他跟著那因為喘息而更紅潤的嘴唇,像是在對準著雙唇一樣,他靠近了卻又因為喘息又要調整了距離。

「不,彼得。」那張開著嘴要親吻自己的人索性蹭著自己鼻尖的鼻子,讓他更是反射性的就想扭開自己的臉,他覺得自己的眼淚就快要掉了下來,卻看那蹭了自己鼻子幾下的人追了上來,舌頭更是鑽進自己的嘴裡香甜的味道就撲鼻而來。

他知道自己可以為了這個人而不惜一切。

他知道自己可以為了這個人讓彼此的關係變調。

他知道對自己而言,這個人在自己心裡有一定的份量。

讓他足以摒棄他習得的道德良知。

吻住身下人的瞬間所有的動作都停了下來,他知道自己這次吻這個人的意義與上次不同,上次的吻帶著玩笑這次的吻帶著強烈的獨佔慾,像是要這個人只屬於他,閉著雙眼感受著自己莫名的心情,他攪動著舌頭抱緊了身下人擺動了起來,像是想拋去浮上腦海的思緒。

「唔,嗯,唔嗯。」閉緊的雙眼滴下了眼淚他抓著身前的人像緊緊的抱著他,隨著嘴裡那讓他無法招架的熱吻讓他所有的注意力只在自己的唇舌,那一吸一舔的柔軟像是在逼迫自己往情慾墜落,那舔弄著自己的舌尖更是讓他覺得一陣酥麻。

唇舌的律動逐漸與下身的磨蹭同步,他愈是粗重的喘息哼出了磁性的嘆息,雙手使力的撫摸著身下人的手臂甚至是腰際,他一手環住了腰一手就是掐住了結實的臀肉,就看懷中人激烈的彈了一下。

「唔,哈啊,嗯。」下半身的環抱與指力讓他敏感的脫了那令他窒息的吻,睜開了眼那深邃的眉目近在咫尺,即使那只是無意的撫摸與擁抱卻讓他瀕臨的高潮的邊緣,那立刻又追吻上來的吻吸吮住自己的舌頭,讓他更是忍不住的繃起了腰桿強烈的抖了起來。

「唔嗯嗯嗯嗯嗯,啊啊。」

他知道自己忍不住了,而那突然更粗魯的磨蹭讓他更是在高潮餘韻中又流出了更多,他感受到那抵在自己嘴角邊的五官激烈的喘息著,而下半身的濕涼還不只是只有自己的,他鬆軟的躺在床上懷裡依舊緊緊的抱著那要蛻變的孩子。

所以在那吻之後。

讓你畫上等號的到底有多少。

「所以,你喜歡我對嗎,虎克。」抬起了臉那笑地一樣的燦爛笑容像是抹去了剎那的黑暗,那迷人的笑容又在身下人的唇上記下一吻,但他心裡總是有著一個聲音,是要吻,還是不要吻呢。

「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情人節快樂嗎。」

「你這傻小子,甚麼都不懂的你。」看著那彷彿因為這樣的親暱就不再不安的反應,那莫名其妙得出的結論更讓他想到剛回來時自己心情的不愉快也都一掃而空,他笑了出來側過身用擁抱掐了掐那天真的人。

心裡想著,等等兩人要愚蠢的一起洗褲子就覺得好笑。

絕不能有人讓彼得知道男人之間該怎麼做。

不然他就真的貞操不保了。

隔天當他被虎蓮扇了耳光而不明所以的時候,才發現到脖子上的痕跡,而那依然笑得如此乖張又得意又如此純真的人在一旁笑的可樂了,而如以往般的與自己相處,彷彿昨晚就只是個安心針。

可在彼得潘的心裡,他依然疑惑著吻意味著甚麼。

每個人都知道在將來,

彼得潘在永遠維持孩童的時期,

曾經在最後一秒的身心狀態,差點就為了一個女孩進入了少年時期。

但是,現在在他還沒選擇拒絕長大的時期,

他懂愛了嗎。

吻是這個意思嗎。

吻是象徵著長大嗎。

還是吻,象徵著離開。

而虎克,依然永遠是他的朋友。

吻,還是不吻呢。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