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 Valentine's Day Or Not09【The Man From U.N.C.L.E 】Napoleon/Illya,Crossover,Superbat

 09


「終於有人阻止他們了。」一旁默不作聲的人終於謝天謝地的感謝有超人相助,讓這明明不用發生的鬥毆給停止了下來,雖然犯罪事件引起了英雄關注,但他相信既然他們會知道他們是政府組織,應該有必要好好談過。

你。」抽回自己的腳他立刻蹲下隨地撿起腳邊的手槍就往眼前擋路的人開槍,連開了幾槍就看眼前的緊身衣組毫無所傷,立刻又把手槍給丟了拿了一把打槍往前掃射。

伊利亞,你現在是在試要多少火力才能把超人打穿嗎───」才說在藝術品前開槍的人沒常識,他看著自己的情人對著超人盡情的開槍,讓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朝三個人走過去喊著。

看著眼前子彈打不穿的人,他雙眼瞪大一臉不敢置信的怒火中燒,那還笑得一臉無奈的男人自然而然的還替後面的搭檔擋子彈,他要不是沒看到蝙蝠俠的臉,不然如果是自己肯定嘔死了吧。這傢伙真的是外星人嗎。

還不夠明顯嗎。」看著搭檔終於把槍給丟了,卻沒想到他立刻又要抽出自己的戰術刀要往身前的人丟,讓他一手扶著畫一手趕緊抓住他的手。「你可以冷靜嗎,伊利亞,他們是超人跟蝙蝠俠耶。

就算是英雄組織又怎麼了。」抽開自己的手他莫名的覺得這個超人比後面那個更令人討厭,那甚麼與生俱來的力量與速度,所有的不可思議聚集在一個人的身上,這世界還需要信仰嗎。

你們為什麼要偷這幅畫。

難道還要跟你報告嗎。」喔天啊,那好聽的聲音也太可怕了吧,他聽了就是滿腔的不爽,他看著那濃眉大眼英挺的五官,深邃的藍眼睛還一臉無害的直盯著你,他為什麼就是心裡會火大,他的口氣充滿了不滿與不屑的嗆了回去,就看蘇洛把自己拉個過去。

伊利亞。」這人是聽不出來對方的意思是,如果他們不交代清楚理由他們休想把畫給帶走嗎,而且還可以順帶直接把他們拎進了警局報案,社交這種事情,還是交給自己來好了。「其實,我們也不知道這畫的秘密,U.N.C.L.E.拿破崙蘇洛。」

輕輕地握住表示示好的握手,他沒有查覺到蘇洛微微的挑了眉,他看著那惡狠狠地瞪著自己的金髮男人始終沒有要伸出手的意思,就看身後的人把自己的手給暗了下來。

「你竊盜藝術品這麼久,難道你不知道這幅畫是二戰時期留下來的機密嗎。」看著那與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一臉優雅的聽著自己所說就笑了出來,身為一個大膽的小偷這個人可從不掩飾自己英俊的臉蛋。

「不是我不知道,而是我剛剛看了這幅畫之後,並不覺得她的歷史有如此悠久,而如果這畫有修復過,就不見得代表這是我們要的那幅。」他沒有正面回答了問題,反倒是提出了自己的疑問,而既然這涉及國家的安全,他不覺得蝙蝠俠聽不懂自己的問題。

「甚麼叫不是我們要的。」忍著甚麼都不說,卻發現蘇洛說了他更聽不懂的話了,他們雖然根本不知道這畫藏了甚麼秘密,可就算他們現在在這裡爭辯,他們就能知道為何有那麼多人想來搶這幅畫嗎。

「蘇洛先生,你是懷疑韋恩先生把真跡藏起來了嗎。」他知道布魯斯這陣子一直在籌備畫展,但如果是二戰時期遺留下來的軍事機密那為什麼他都沒有聽他跟自己提起過,難道他有甚麼事是要瞞著自己不能讓自己知道的嗎。

「那幅畫的顏料成分是一個密碼組合。」

突然一個充斥著日文腔的英文切入了他們之間的話題,他們看著一個文弱氣息,臉蛋清秀身穿著西裝從蘇洛剛剛過來的方向走了過來,白皙的皮膚更有些看不出他是否是純正的日本人,就看他推著眼鏡優雅的繼續說著。

「每幅畫都可以做化學分析,但只要沒有帶著畫親自去驗,你怎麼知道分析出來的是你的畫,所以要搶的才是一幅畫,我是谷崎英生,是胡桃之中畫廊的二代老闆。」

「既然你是知情者,難道你……

「是韋恩先生委託我過來的,要我親自鑑定這幅畫是否會危害世界的安全。」站在四個人面前,他穩穩妥妥的交辦了韋恩先生託付給自己的使命,就是主導這幅畫最終的去向。

「如果她真的藏著危害世界安全的密碼,為什麼不把她燒了。」又是一個蠱惑人心搶著世界強權的其中一把鑰匙,他聽了就一臉厭煩,他與蘇洛的確替組織回收了不少威脅著各國的武器,但是他不是不相信組織,而是他厭倦了這醜陋的人心。

「燒了。」他看著伊利亞不吝嗇地露出鄙棄的神情,他知道他的情人渾然不在乎這是美術界的寶藏、更是好幾把鈔票、更是可以當核武賣錢的東西,但好歹不要燒藝術品吧。

「燒了會有痕跡,洗了吧。」久久不說話的黑騎士說出了與伊利亞一樣的論調,但是他知道還有更好的辦法,但想必他們不用談到那一步了,就看谷崎先生笑出了一抹遺憾的笑容。

你知道洗掉一幅畫代表消除掉一個人類遺留下來的財產嗎。」對於真跡可以毫不猶豫的直述燒了、洗了,這些人果然是與自己活在不同的世界啊,即便是危害著世界的美物,他也有不同方式存活的生機。

「要燒要洗你們可以處理吧,還是我們轉個身,你們就一個高價賣出給恐怖份子。」似乎覺得今天有點像鬧劇的疲憊感,伊利亞一臉不耐煩的樣子甚至還邊說著就直瞪著一身緊身黑衣的蝙蝠俠,就像是即使是揚言保護人類維護世界和平的超級英雄,他也不會輕易相信的模樣。

「伊利亞,你真的不完成任務嗎。」

「就說我們沒找到那幅畫吧。」打算把畫交給那個與自己提出一樣的想法的男人,他沒有看到面具上的那張臉因為聽到自己所說而會心的勾起了嘴角,他不將畫交給日本人,是因為他不相信跟畫商有關係的人,他不交給超人,是因為他看起來就不是處理這種事情的人。「U.N.C.L.E.伊利亞科里亞金。」

看著那朝自己伸出手的男人,他毫不掩飾的勾起了自己的嘴角,一手扶著畫他一手握上了那與他所想如一轍的男人,他覺得這個男人很有趣,也確實他與自己有著很多共通點,在他突然發現不知道是手滑的要扶住畫時自己的手突然被往前拉。

等等,伊利亞,你在幹嘛。」趕緊上前與超人扶住要倒得畫,他以為伊利亞居然對蝙蝠俠有好感的要來個友好的擁抱,就看兩個人都猙獰著臉的快打了起來,更看著超級先生在自己旁邊不知所措。

你這怪力男,放開我,S你發著呆幹嘛,快把他弄走啊。」可惡他上當了,這個男人居然巴著自己臉上的面具不放,他幾乎無法維持著低沉的嗓音,他從來不知道在這麼近的距離要保護自己臉上的面具是有多麼的困難,比扳倒一個巨漢都還來的難多了。

把面罩給我拿下來。」咬牙切齒的一手抓著男人的下巴一手卻連臉都靠近不了,心裡不禁咒罵著敢說自己是怪力,你旁邊那個男人才叫怪力吧,而且他一直覺得蝙蝠俠站在旁邊不怎麼說話很奇怪,好像這一切都是他計畫好的一樣。

放手。」他幾乎用著眼神死瞪著自己的搭檔為什麼都不過來幫忙,卻完全不知道他們的言行舉止就像個自家兄弟鬩牆的打鬧模樣,難道這個人不該來幫自己的真實身分顧一下安危嗎,殊不知超人跟伊利亞的想法有一樣的疑惑。

伊利亞,不是都談好了要怎麼做了嗎。

不行,我一定要知道他是誰。」不管蘇洛在旁邊任何的勸阻,更不管蘇洛向一旁的谷崎先生表示無奈,他更不想知道蘇洛向一旁的超人表示不好意思,更是勒緊自己懷中的男人伸手抓上了面罩。

放開我,你要把我的面罩給……」他幾乎快抓不住自己臉上的面罩,但是他牢牢的抓著伊利亞的手腕,他心想自己要是抓牢面罩把這個人的手扒開他還有一絲機會,但要是他們就這樣弄毀了面罩他連戴都戴不回去,卻沒想到這男人一把怪力就把自己面罩給弄裂。

布魯斯韋恩────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