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9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 Valentine's Day Or Not07【The Man From U.N.C.L.E 】Napoleon/Illya,Crossover,Superbat

 07

「情人節又怎樣────不要一直碎念個不停。」想抓開身上的手,可就只有在蘇洛的懷裡的時候他覺得自己有再強壯的力量他都推不開這個人,只因為他們成了彼此的另一半,但是他自己又無法忍受蘇洛對自己為所欲為。

「所以說這都是主辦的錯囉,為什麼要把日子定在情人節,是所有賓客都在韋恩大樓過情人節嗎。」說穿了他覺得這也是布魯斯韋恩故意挑選的日子,會出現的人通常不是沒地方可去,不然就是非來不可的人。

殊不知布魯斯韋恩只是不想在情人節又被狗仔給追了。

「喂,你。」這用胸膛固定住自己左手的人蹭著鼻子就擾著自己的耳朵,他往右卻又不想靠近流理台,抽起左手他的手臂還掛著溼答答的外套,用手脛想擋開這個人厚實的胸膛,他想伸長了脖子卻柔軟的觸感貼了上來。

「你這幾天晚上都不陪我,今天總得陪我吧。」嗅著那由西裝的布料襯出來的味道,他在脖子上記下一吻就看伊利亞一直往積水的地方靠近,透過鏡子看著這個人的表情完全沒有不要的意思啊。

「事情是辦完了嗎,你,走開。」想扭開情人的擁抱,看著流理台的水漬他整個轉過身面對這在大庭廣眾之下對自己摟摟抱抱的人,用兩隻手就是要推開卻發現有股力量抱住了自己的臀部,胸前的男人整個貼了上來。「蘇洛────

「難道你不想要我碰你。」抬起臉直盯著那美麗的藍眼睛,他的鼻子蹭上了那撇開的臉,他看著那煽動的眼簾想躲避自己的吻,輕輕地勾起了嘴角,他知道那不與自己對視的人連睡同個房間都不肯。「我知道,你連吻都吝嗇給我。」

「你,唔。」那湊上來的唇讓他就是撇過臉,但那追著自己的唇瓣讓他的雙腳不自覺得想往後退,臉上的氣息充斥著自己熟悉的味道,更促使著自己放開總是壓抑的緊繃思緒。「蘇,不,你逼我……唔嗯。

才碰上那柔軟的唇峰就擦了過去,鼻尖貼上他嗅著臉上的氣味,雙手揉著規律的撫摸阻止想與自己退開的距離,就見伊利亞要開口警告自己他就追吻了上去,立刻捧起他的雙臀讓彼此緊貼,更讓自己的舌頭鑽了進去。

「啊。」被頂開雙腿,突然騰空的下半身讓自己的臀部直接撞上蘇洛的跨下,舌頭碰撞的瞬間更讓他腦中突然一片空白,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多久沒有跟這個人這麼親密了,但是他們明明在一起的時間很長,他甚至都快忘了他有多沉浸在蘇洛的深吻當中。「唔,嗯。」

用自己的跨下與膝蓋抵住身上人的體重,雙手便分別的抓起想自行支撐重心的雙腿,那因為重心移動就牢牢地抓住自己的人依然是緊繃在自己懷裡,雙手拋了一下捧住那貼在自己腰側的長腿,他吻得更深,也帶著腿夾住自己的腰際。

「唔,唔嗯。」皺緊了眉頭他的雙眼反射性的就閉緊,唇舌傳來的曖昧聲響就像蘇洛渴求自己一樣如此大膽如此狂熱,更讓他不自覺得忘了抵抗,所有觸摸都如此輕易的撩撥自己的情慾,那種身心的契合讓他莫名害怕。

輕易的搬動懷中人的重心,他覺得他們不僅是愈來愈有默契,他自己也是愈來愈熟練,吸吮柔軟的嘴唇舌頭攪動了僵硬的舌馥,他的雙手滑上了身前人的腰際,開了西裝的外套也開了馬甲的扣子,滑過槍帶雙手往上就看伊利亞扭開了臉倒抽一口氣。

「啊,你在摸哪裡。」忍不住的夾緊了自己的雙手,可那只隔著襯衫緊貼在自己胸前的雙手撥弄了胸前敏感的兩點,嘴裡滿是分不清是誰的唾液就看那舌尖還纏著銀絲又吻了上來。「蘇洛,唔。」

指腹輕輕撥弄著愈來愈突在襯衫的痕跡,他吸吮住自己嘴裡的舌頭,他的手掌更是往姣好的腹部來回撫摸著,他感受到自己褲檔的緊繃,那不斷想往後退的身體更是讓他跟著往前的抽了一隻手拖住了他的臀部,就看那嚇了一跳的人掙脫了自己的嘴。

「啊,你的手在幹嘛。」抽了一隻手抓住那在自己貼身的西裝褲上就露骨的在自己臀痕中撫摸的手指,他被吻得有點喘,而緊張的情緒更讓他覺得心跳很快,他突然意識到蘇洛是真等不到任務結束了嗎,他們又不是一個月只來一次。「現在還在執勤中,連任務都還沒……

「離它上台還有一段時間,要讓布魯斯韋恩得標也還要一段時間。」嗅著心上人身上的味道他重重的在臉上記下一吻,他真的覺得就算給他六個五分鐘就夠了,他的呼吸更因為他想要懷中人而更粗重,結果伊利亞突然清醒般的驚叫出來。

「你不是說布魯斯韋恩還有其他攝影機嗎,放我下來。」

「你以為一個有錢有閒的老闆整天就看著男人上廁所的影片還照三餐放嗎,他哪那麼無聊。」為了不讓伊利亞的雙腳碰地,他幾乎雙手托住的不斷扭動的屁股打算往廁所裡側走去,就看伊利亞突然不掙扎的停下了動作他抬頭一看那整個紅透的臉。

這說服自己的說詞,是真的想在這男廁跟自己來一下嗎,他怎麼想都莫名的覺得難以置信,自己的情人可以講出這麼沒節操的邀約,他難為情的認真思索如果任務結束的哪天那個對自己調情的男人看到或聽到會怎麼樣,不行。「你瘋了嗎,這裡是男廁耶。

不然我們進去啊。

你,蘇洛。」豪不猶豫的就將自己抱進裡側將自己的背抵上磁磚,將自己的雙腿拎上了肩上那將自己放在馬桶蓋上壓上來的瞬間,讓他幾乎無法拒絕這個人的求歡。「有兩個人出去不是很奇怪嗎。

不然我先出去啊。」這明明就也期待與自己發生關係的人老是喜歡踩煞車,不然他早就拳頭問候自己了,他把腳踢直把門帶上,真心覺得這熱感應就會自動啟動門鎖的設計真貼心。

如果有人剛好進來怎麼辦,啊。

誰那麼會選。」將伊利亞的下半身托高它整張臉就往臀部湊了上去,他一手解開自己的褲頭另一手更解開那從不是自己解開的褲頭,那被自己半推半就的人一臉難為情的突然用手臂摀住自己的臉不敢直視。

「為什麼有鏡子────

「蛤。」他艱難的側過臉眼角看到整面門的鏡子,意外的發現這億萬富翁的癖好真的很奇怪啊,他看著鏡子映出的伊利亞簡直不忍直視彼此煽情的動作,他回頭放下修長的雙腿抓開那遮住臉的手臂就是親了上去。

安撫似的親吻讓他閉上了長長的睫毛,那用自己的鼻子輕輕蹭著自己的臉還帶著深情的藍眼睛盯著自己,那笑的一臉溫柔的人吻上了自己就像是為了要擋住自己的視線一樣,一手將自己的褲子脫到臀下,突然轟的一聲讓彼此瞬間都瞪大了眼。

愣了不到一秒,爆裂聲讓兩人雙雙起身穿好自己的褲子整好自己的儀容就衝了出去,當然,剛才說不要一前一後出廁所,他們甚麼都忘了,更根本沒去在乎廁所到底有多人看著他們衝出去。

當然,在他們進裡側後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進來廁所。

也不知道有人聽得一清二楚。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