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86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同人原創小說-狄仁傑之神都龍王《智勇元宵賀文》燈籠Play_ 牛

     新春賀文都還沒寫完,
元宵節又到了(躺 
過年期間實在太忙,導致拖稿嚴重,
而且新春賀文有很多事要交代所以無法這麼早結束, 
這篇元宵節賀文,前半段純粹的肉,後半段不小心又虐了起來XDDD
內有燈籠Play請斟酌食用。 



 
    「你們,在幹甚麼。」起一個大早動了動身子,揮刀弄劍舒展筋骨流了一身滿意的汗水,舒爽的衝了涼後穿戴起官服,當他走到堂前這才發現原來這狄仁傑還真消失了一陣子。

     他醒來就不見人影的人是在……幹甚麼?

    「做燈籠啊。」沙陀開心的嚷著就像理所當然似的朝自己看了一眼,又專心眼前的支架,那埋頭於桌前的各式各樣的雜物,他忍不住誇張的挑眉,這大理寺是成了甚麼文藝院了是嗎?

    「尉遲快一塊來。」

    手上正編著好幾個紅繩不知道這怎麼會幹女人活的人笑的一臉無害的抬起臉,要自己一同加入這娘兒們的行徑,他實在還是不懂狄仁傑昨晚真的有點失常,可昨夜他們也睡得安穩甚麼事也沒有。

    「你們是當大理寺很閒就是了,做甚麼燈籠。」

    「尉遲幹嘛這麼不解風情。」忍不住憋嘴的又看了那怒斥出聲的大理寺卿,沙陀忠無辜的覺得自己被潑了一個冷水,這甚麼大日子人家尉遲真金只想著要辦案,佔用了大廳就看那人忍不住的朝他們倆吐槽。

    「你不知道他是要送給心上人的嗎,來啊。」放下手上的活就趕緊去拉了那想往反方向使力的尉遲真金,這人果然不想坐下來和他們一起做手工的提燈,就看那人沒由來的矜持像在掩飾他的不才。

    「我不……送給心上人,那你是又要送給誰啊混帳────」被硬拉到桌前他突然想到甚麼似的大叫出聲,扯開狄仁傑的手他看著狄仁傑桌上也擺著和沙陀一樣多的材料,儼然沒有想過狄仁傑會想與哪個女子相會討她歡心還秘密的一大早不見人影為了買這些東西。

    「當然是你啊。」

    「什……」一瞬間完全反應不過來,整張臉瞬間紅透了耳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尉遲真金沒有想過狄仁傑想為自己做細活,不,狄仁傑還為他下廚,還為他做丸子,可這不一樣啊,他又不是女孩子。

    「哈哈我想跟你一起完成不行嗎,我才不是沙陀想搞秘密。」看著那害羞的人一瞬間的大發醋意還沒有自覺,他忍不住笑出聲搭上尉遲真金的肩膀,知道這人誤會自己和沙陀一樣要去私會心儀姑娘。

    「我……本,本座才不會這些細活的主意。」

    「我教你啊,晚上我們一起去提燈籠。」半騙半哄之下還偷親了那紅燙的臉,他看著那慌張的尉遲真金嚇的趕緊將自己推開觀看大廳是否有其他人,這才哼了一聲自顧自的坐在他和沙陀忠中間。

    拐上鉤了,真金。
 
&
 
    ────

    恍如尉遲真金斷了線的理智,斷了不知多少根的竹子擺在尉遲真金身旁,那悶著至此不再說話的人終於暴怒的吼了出來。「這到底甚麼鬼竹子────為什麼我非得要弄成圓的不可────

    「別生氣嗎,圓的才能象徵月圓人團圓啊。」罪魁禍首趕緊安撫的讓尉遲真金願意再繼續挑戰下個竹子,他正著手幫沙陀忠的提燈畫上一幅美人圖,完全沒有心思去顧他們的提燈連骨架都還沒完成。

    不過他實在沒想過對尉遲真金來說彎個竹子有這麼難。

    「尉遲你也太使勁了,竹子都快斷光了。」挪近那氣憤的將竹子丟在一旁的大理寺卿大人,他看著那被凹斷的一大把竹子,終於知道為什麼狄仁傑要買一大推了,起初他以為他是要做幾十盞燈,原來是為了尉遲啊。

    「走開,別吵本座,我非得把這竹子給弄圓不可,哼。」看著那似乎想幫自己忙的沙陀忠想要伸手拿起他們倆人之間的情物,他一馬搶過不許任何人插手幫他,他就不信他尉遲真金弄不好這幾支竹子,哼哼哼哼。

    「繩子到現在都沒綁。」伸手接過狄仁傑的情義相挺,他看著尉遲真金笨手笨腳的連繩子都抓不好,他卻看狄仁傑在另一塊底上仍然不停手上的巧手之作。「狄你也別畫了,還提詩,還不快去幫尉遲。」

    「急甚麼,你弄好了就先去用膳啊。」笑出了一抹迷人的微笑,他帶著笑意的笑出聲,沒有在看只差把畫掛上支架的沙陀忠,都過了午時他們還沒人動筷子,不過他們早上去外頭倒吃挺多的就是。

    又過了半刻,他的畫畫完了,卻看尉遲真金還在跟竹子奮鬥,他側著臉用手撐著頭欣賞著這埋頭苦幹卻又一臉惱羞成怒的神情變化,他忍不住的笑開了嘴角,將聲音吞回肚子裡,他挪到尉遲真金身後握住了他的雙手,心裡感覺到那人對自己的滿滿心意。

    「我跟你說……

    啪。

    「狄仁傑,誰准你煩我的。」看著那幫自己倒忙的狄仁傑想要抓著他的手好好的指導他,卻看又折斷的竹子讓他低沉的低吼出聲,這整個大廳就只有他和狄仁傑,可他還是覺得無比丟臉到不行,甚至他根本沒注意是不是有人穿過大廳。

    「來,手給我。」那完全已把自己的親暱舉動忽略的人,一心只想解決手上的棘手案子,他真的覺得懷中人可愛到了不行,抓著那雙比自己纖細幾分的手,他將下巴靠上那專注於自己指示的尉遲真金的脖子上。

    彎竹、纏繩、彎竹,還是纏繩,牢固的麻繩穩定了提燈的支架,當他們一起攜手完成了提燈的支架時,繃著一整天的臉的尉遲真金終於鬆開了金口朝自己笑開了臉。

    「好了,你看……唔。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