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原創小說-katoyouji(虐心、高H、中長篇)
工作邀約請聯繫至:katosigure@gmail.com
此處文章嚴禁未告知轉載。
  • 8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同人原創小說-狄仁傑之神都龍王《智勇七夕賀文迎地赦》禪讓後嗣

     可怕的節日又到了。
端午都沒空寫完呢。
原本這篇應該會是狄仁傑系列的最終篇,
不過還是有節日還沒寫一輪,
所以應該還是會有連接冬至前的小插曲。
不然這篇原本會是最好的ENDING。
不過還是陪Mai來廚廚這對冷門CP吧。
七夕早班還是要來趕著發賀文。
向織女星默禱吧,祝天下所有人情人節快樂。

Mai

 禪讓後嗣 



 
        打斷自己的強硬話語,看著狄仁傑瞬間轉換的神情讓他回神過來卻也無法反應,他發現自己似乎說了甚麼不該說的,那瞬間眼中充滿妒火的心上人讓他知道他說中了狄仁傑的地雷,可心中深藏的憤怒也不比當初,他不甘示弱的扯開了自己的手。

    「她就是當下認定必須除掉我的不是嗎,清查案還笑話我是個龍陽之癖。」
    「她看了你哪裡,當下有誰,她有碰你嗎。」百般焦慮的模樣全寫在臉上,這獨佔欲幾乎強的過頭的人說話的速度與語氣都不容任何人忽視的霸氣,就看尉遲真金莫名其妙的解釋起來。

    「她沒有碰我,只有,上官婉兒。」

    「是誰脫了你的褲子。」他無法避免尉遲真金被鞭刑的刑罰,所以他當然無法避免他的心上人裸露上半身,是,他花了很久的心思讓自己不去宰了那個王八蛋,但這被看光的說詞是還有哪個混帳扒光他的尉遲來著。

    「這很重要嗎,她光是看到我臀上的痕跡就可以斷定我在你心中的份量,那她那看著偷腥對象的模樣是從何而來。」要比拗他當然也拗不過這平時笑臉迎人溫文儒雅的狄仁傑,整個板起臉來的咄咄逼人讓他覺得這狄仁傑實在避重就輕。

    「是在獄中的時候嗎,她去看你了。」

    「你……」看著這滿腔都是問句的狄仁傑,他被逼問的忍不住都結巴了起來,激動密集的語調讓他覺得狄仁傑好像發現了甚麼端倪,他的記憶開始回想起當時在獄中的種種。

    「她說了甚麼,是她讓你動搖的,她說了甚麼。」著急的抓緊了身前人的雙手,他迫切的想要知道那個女人到底是如何讓他們產生芥蒂,就看尉遲真金愈說愈是生硬,突然赤眉整個皺起了八字。

    「她說,他是有婦之夫,他怎麼著當然不會有人管,而你呢,尉遲真金……」突然斷了話語,他發現自己的聲音在哽咽,已過十年,這句話仍然讓他無法忘記,他為自眼眶湧出的眼淚感到羞恥,撇開眼睛但狄仁傑沒有吭聲,他知道自己沒有把話說完。

    「你就得他的道。」

    「他是有婦之夫,他怎麼著當然不會有人管,而你呢,尉遲真金,你就得他的道。她這樣說?」他不敢置信的重複了一遍,如此高超的離間話語勾出尉遲真金心中多少細膩的心事,清查案,尉遲當時不願透漏自己,就連這也……

    「為什麼我要相信你你會選擇我,你每每都再踐踏我對……」

    「你不走我也不走。」看著那低著頭語帶抽泣的人又開始陷入了自殘的迴圈之中,那總認為自己曾傷害別人自己一定得已承受同等傷害的論調,讓他趕緊安撫這人雙手輕撫尉遲真金的背。

    「你這個騙子,你心意已決,你才不會……」

    「所以我們要同進同退啊,我們是伴侶,難道你要丟下我嗎。」看著那抬頭打算怒斥自己的人眼淚又從哭紅得眼眶流了下來,他不讓那個人把滿腔的悲傷給宣洩理清完整,他總知道尉遲真金想說甚麼,打破這說不完的責難話語,他肺腑,希望斬斷那總是想不開的思緒。

    「明明丟下我的人是你。」

    「你決心讓我自己去面對她就不是丟下我嗎。」他說的自己眼眶都忍不住熱了起來,他渴望他的愛侶明白他的處境,他希望他的尉遲支持著他,他盼望他的真金與他走到最後。

    「嗚。」狄仁傑說的這句話讓他想起十年前逆反案狄仁傑要送走自己時自己曾說過的話,即使情況許些不同,但那心境讓他無法克制自己哽咽出的哭聲,他覺得自己是如此狠心猶如當年痛心的自己。

    「我們不會再丟下彼此了不是嗎。」看著那終於懂自己此刻的初衷的人,臉上掛著說不清的委屈、自責、領悟,他伸手拭去熱淚,他知道身前人快撐不住與自己這樣的對峙。

    「是你離開我的。」

    「對不起,當年的我是如此愚蠢,現在,請你不要拋下我好嗎,真金。」心疼的抱住那哽咽的人,那開始鬆懈的人幾乎快軟在自己懷裡,他滿眶的眼淚只希望博得懷中人的靈犀,他們曾經是如此的不需言語就可以瞭透彼此,此刻,他只希望尉遲真金的身心與毒性都可鎮靜下來。

    如果我們都如此堅強,又有誰可以摧毀我們的勇氣。

    沙陀的豹變、尉遲的赴死。

    誰又能說心性不是由悟性而生。
 
&
 
    你是誰。

    你叫甚麼名字。

    你從哪來的。

    耳邊不斷的出現這些話語,眼前讓他幾乎看不清的人影就像是個美貌如仙的姑娘,溫柔關切的語調讓他忍不住的懷疑他是否已故歸天,當他整個被用力的拎起又粗魯的拋下的當下,他只覺得他的眼皮沉重的在也張不開,知覺全無。

    柴火聲,炭火發出的火苗竄聲喚醒了他的意識,再來傳來的是濃厚的藥味,他感覺到自己全身疲憊的無法動彈,只能微微動了一下手指,他的雙眼依然倍感厚重的難以睜開,可耳邊傳出的聲音嚇的他全身一緊。

    「你醒了。」

    不陌生的聲音與靠上的臂彎讓他努力的想睜開眼睛,猛力的張開雙眼,眼前的一碗藥正送到自己嘴邊,他幾乎驚嚇的伸手撥開了眼前的手,立刻翻身離開身後依靠的臂彎,可全身劇烈的疼痛讓他還看不清人就激烈的猛咳。

    「咳咳,咳咳。」

    「你還蠻有力氣的嘛。」看著那幾乎快咳出血來的人,輕輕嘆了一口氣他想伸手去幫這個陌生人輕拍,卻看那蓬頭身穿昂貴衣飾卻髒亂的掩蓋原樣的人激烈的挪了一步錯愕的看著自己一眼,又開始止不住的猛咳。

    哪來的姑娘啊。

   
這是甚麼地方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